第1095章 大结局:沙漠的雪 折断的翼

内达华沙漠的清晨,清凉,甚至还有些偏冷。

欧阳月儿、阮清语和张欣欣三女均是穿着有些单薄的睡衣,面带着泪痕坐在车中环抱着双臂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身体冷,还是因为连心都冷。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极亮的光柱,毫无预兆地从远方的沙漠地底下骤然穿透了厚厚的沙层冲向了天际。它出现得那么猛烈、那么突然,像一根笔直的长矛,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狠狠地捅进了云端。

紧接着,“轰――!!”一阵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传来,仿佛要将这片天空都炸碎了一般,连空气都不可遏制的颤粟起来。

冷夜猛然刹住车,震惊的抬头望向天空。而三个女孩亦是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哭泣声,遽然仰头看向天际。

然后,他们看到了……

天,塌了!!

……

那道光柱刺进了云端,搅动得风云变色。连明朗的天气,都仿佛一下子变得阴暗起来。

光柱的顶端陡然炸开,而后那片天地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生生撕裂开来一般,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天空……碎了。

是的,它是真的碎了。

一团诡异的黑色慢慢地出现在天际之上,它先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但眨眼间就扩大成了一团巨大的漆黑色圆团。不过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它其实并不是一个黑色的圆团,而是一个诡异的、漆黑无光的漩涡。

这团漆黑的漩涡就这么诡异的浮在天空之上,慢慢地旋转着。它转得很慢,不过这只是眼睛传达的错觉,实际上它转得很快很快,快到了已经无法用时间的概念来表述。

这团黑色漩涡来得快,去得更快。大概只存在了短短的几秒钟后,它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来的惊天动地,去的悄声无息,头顶那一片无边的天际,只剩下了一片空荡荡的、万里无云。

然后……

一朵雪花,轻轻地飘落下来。晶莹剔透的身姿,宛如世间最洁白的精灵,从天上悄悄的降临到人世。

紧接着,第二朵、第三朵……

很快,无数的雪花扑天盖地的坠向沙漠,只是还未能触及地面就已融化。可是雪花们依旧前赴后继,大有不把这片灼热的沙漠变成冰天雪地就不罢休的势头。

“雪?”张欣欣喃喃一声,空洞的眼神似乎多了一抹神采,慢慢地伸出手似要捧起什么东西。一朵雪花轻轻地飘到她的掌心,马上就融化成冰凉的水滴。

张欣欣嘴唇颤了颤,两行热泪霎时狠狠地滑了下来。

下雪了……

……

“楚源哥哥,如果我真的考上了,你是不是真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嗯。”

“任何愿望哦?”

“哦。”

“那……我要看下雪。”

“好。”

“我要到沙漠里看下雪呢?”

“……好。”

“哼哼,你真当我是笨蛋吗?沙漠怎么可能会下雪?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考不上才故意这么说的?笨蛋楚源!你信不信我真考上京首大学给你看看?!”

“如果你考上了,我就带你去沙漠看雪。”

“好啊!到时候你可别弄堆泡沫糊弄我哦。”

“不会。”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一言,为定……

……

下雪了……

仰起头望向天空,张欣欣的眼泪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再也止不住了。

沙漠,真的下雪了。

这是你送我的礼物吗?

哥哥……

“啪嗒……”一滴泪顺着脸庞狠狠滑落,滴在了车上。

泪水,在这一秒模糊了视线。青丝,悄然拂过了脸庞,却带不走眼泪和悲伤。

张欣欣双手捧着头蹲下来,蓦地“哇”一下痛哭起来,所有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崩溃成殇。

……

我们,总是在盲目的追寻彼岸所盛开的花,却茫然不知身边那绚丽多姿的夏。等到蓦然回首时,早已错过了玫瑰的艳丽、薰衣草的芳香。

就如同有些人、有些事,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便已悄悄的错过了。

这个时候再去等待,再去追悔,还有什么意义?

人生,就像是选择题,你不是选A就是选B。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却做不出选择。

因为,一些人、一些事我们舍不得也放不不。

等到真正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才会明白,原来离开,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

“沙漠下雪了,我第一次在沙漠上看到雪景,当满天的飘雪飞扬落下的时候,我们震撼了,不知道是为了这一场美丽的奇景而震撼,还是为了这出华丽的结局而感动。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是我们都知道,那就是结局。

当欣欣伸出手想捧起雪花,哭着说这是楚源哥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时,月儿哭了,我也哭了,我们三个人抱在一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埋头哭着,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歇斯底里。可是,即便把眼泪都流干了,把嗓子都哭哑了,也不能让那颗悲痛不堪的心好受哪怕一点点。

冷夜也在哭,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我知道,他其实比我们更痛苦。

为了救我们三个逃出去,他不得不背弃了同伴,不得不背叛了曾经生死与共的誓言,背负起这一生再也丢不掉的枷锁,带着那一世都无法磨灭的愧疚和自责,只为了让我们三个能活下去。

可是,这值得吗?

仅仅只是为了我们,就死了那么多人。

真值得吗?!

我不止一遍的问我自己,值得吗?可是谁能给我答案?哪怕只是善意的谎言……

雪,依然在下着。

那一场雪很大,大得我看不到尽头。

扑天盖地,仿佛要将整片滚烫的沙漠都洗刷成纯白的色彩。

我茫然地抬起头,第一次感到迷失了自己,将来的路我们该怎么走?

隔壁的房间再一次变得空荡荡的,而这一次是不是不会再有人回来了?

肥鸭死了,永远不在了。

以后再也不会有那个痞痞却又很可靠的司机,每天傻傻地等在我家门口,日复一日地送我上学、放学;上班、下班了……

猴子也走了,再也不会有那个一天到晚嘴巴唠嗑个不停,让人头皮发麻、痛苦不堪的话劳了。

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情愿还能再听到他那烦人的声音,而不是永远的别离。

还有皇后。

虽然每天都是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不爱说话,但心地却很善良的姐姐,也永远……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道维尔……那个腼腆又乖巧的小弟,明明都还没成年,也为了救我们而毅然用他那不太宽厚的肩膀去扛起本不该由他去背负的重担。

还有11……这个笨蛋……

不!他们都是笨蛋……

一群愚不可及的笨蛋!

笨到无可救药,笨到……让人心碎、绝望!

……

隔壁那间空荡荡的房间,再一次变得冷冰冰地。

虽然,它经常没有人住,但它始终在为它的主人等待着。

我总幻想着,可能某一天,推开那扇紧锁的门,突然发现他们都回来了。11、肥鸭、猴子、皇后、道维尔,他们都一如从前那样,回到那座房子里,摆弄着各种锻炼的器材,然后回头冲我笑一笑,再说一句:“好久不见。”

可是,真的会有那一天吗?

他们真的,还能回来吗?……

我不敢再去那个房间,甚至每次路过时,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一眼那扇始终紧闭的大门。

我害怕!

害怕那扇门永远也打不开了,害怕曾经住在那里面的那些人永远也不回来了。

更害怕着……

永远也见不到他们了。

永远……

见不到那群笨蛋了……”

……

……

流着泪,打完最后一个字。阮清语将这份名为《我记忆中的冰杀手》文档保存起来,永远地……保存起来。

然后,便默默地坐在电脑桌前,流着泪,发着呆……

“咚咚咚咚……”外面响起了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清语的母亲张心离跑去开门,只听到张欣欣那大嗓门叫道:“干妈,清语姐呢?”

“她在里面呢……哎,欣欣呀,跑那么急干嘛。”

张欣欣气喘吁吁的冲进阮清语的房间,陡然将门一推,便大声嚷嚷道:“清语……”遽然间,她看到阮清语满脸的泪痕,那一刹那心中也同样一阵悸动。声音顿时变得弱了下来,如同蚊呐般的声音吐出最后一个字:“姐……”

然后便小心翼翼地走到电脑桌旁,满脸关切又心疼地看着阮清语,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也在眼眶中打滚,低声说道:“你……又想楚源哥哥他们了?”

阮清语的脸上硬是挤出一抹笑容,擦擦脸上泪水,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啪嗒!”一滴泪,顺着张欣欣地脸庞悄然滑落,滴在地上,溅起凄美的水花。

张欣欣一把环抱住阮清语的脖子,失声痛哭起来。

阮清语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地流淌下来,拍拍张欣欣的头,哽咽道:“你干什么呀,我哭完了你又哭?”

张欣欣痛哭道:“我也好想楚源哥哥他们……”

阮清语抚摸着张欣欣的头的动作蓦地一滞,痛苦地闭上眼睛。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汹涌淌下。

有的人死了,可他们还活着。

有的人还活着,却宛如死了。

有些伤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慢慢也就成习惯了。可是,长好的伤口依然会有疤痕;释然的委屈依然会有疙瘩;淡忘的伤痛也依然会时常想起。

有些事,不是时间久了就可以抚平的,修补得再完美仍然会有伤痕的存在。破碎的镜子再也不可能补得回来,就如错过的人,也许错过了一次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好了,别哭了。”阮清语抽着鼻子,轻轻拍拍张欣欣的脑袋,反过来安慰她,又问道:“你今天没上课吗?”

张欣欣抽泣声不由的一滞,忽地想起来自己的来意,猛一抬头红着眼睛惊呼道:“啊!我忘了!!”

阮清语错愕道:“怎么了?”

“月儿姐要生了!”张欣欣来不及擦拭脸上的泪痕,焦急的道:“已经进产房了!”

“什么?”阮清语吓了一跳:“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闻薇姐拼命打你手机都打不通啊!”

阮清语一拍额头,写书写忘了,手机没充电。

“可月儿的临产期不是还有一个多星期吗?”

“我怎么知道,宝宝要早点出来我有什么办法。快走!”张欣欣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张心离怪怪的眼神下,火急火燎的就把脸上还挂着泪痕的阮清语拉扯走了。

……

……

东海的琉璃群岛深处有一座荒岛,当地人称它为魔鬼森林。据说这座岛上生活着吃人的魔鬼,不知道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是绝对没有人踏上这座岛屿。

而此刻,一名穿着皮衣的男子正站在这座荒岛的悬崖边上,在他的面前,竖立着五座墓碑。

墓碑上面没有名字,只有刻着奇怪的图案。

第一座刻着一个金黄色的十字架,第二座刻着一只仰天争鸣的鸭子,第三座墓碑上刻着一只……扛着大枪的猩猩。其实那扛枪比猩猩还巨大,应该叫扛炮的猩猩才对。而第四座则刻着一尊皇后头冠,最后一座墓碑上则是一颗子弹,子弹身上还刻着一朵雪花。

五座墓碑,埋葬着五个已经长眠的同伴。虽然他们的身体都不在这里,但相信他们的灵魂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是他们共同的家。

冷夜眼神忧伤的望着五座墓碑,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曾经辉煌一时的黑暗十字,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回想当初大家一起哭过、闹过、笑过,彼此背靠着背战斗过,那一幕幕经历是刻骨铭心的,一辈子都难以抹去。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只能成为回忆。回忆就像一根针一样深深刺在冷夜的心上,每回忆一次,就多疼一分。所有的伙伴都死了,就连肥鸭那个一直以来给人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的家伙,在最后关头竟也如此的勇猛,竟敢开着直升机去撞出一条血路。不过正是肥鸭的舍生取义,才给了冷夜和欧阳月儿、阮清语、张欣欣四人活下去的机会。

一滴泪,不知何时悄然挂在冷夜的脸上。他轻轻的拭去眼泪,抬头望着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

大家,都不在了。

以后,又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吧……

岛,还是这座岛。基地依然存在,可是里面的人都已不在了。

景物依旧在,人面已全非。这句话或许是现在最好的写照。没有了11他们的基地变得冷冷清清,连疯子都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只埋头做着研究。狂潮和若慈他们也变得沉默了,仿佛所有人的灵魂都被抽空了一样,连心都变得不着力。

叹了口气,冷夜走到11的墓碑前,将手中的一本书轻轻放下,书名是《杀手传奇》,作者署名是清语。

冷夜轻声喃喃道:“清语写了本书,是写我们的故事,没出版,内部消化。我看过了,写的很棒,有时间你也看看,相信你会喜欢的。还有,月儿在半个月前为你生了个儿子。恭喜你,终于做爸爸了。”

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墓碑上子弹的图案,冷夜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哽咽道:“对不起,11。”

“听说你要结婚了?”在身后,突然有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冷夜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的意外。抹去脸上的泪痕,背对着那人,轻轻点了点头。

“恭喜你。”身后那个沙哑的声音又一次说道。虽然说着恭喜,可是那冷冷的语气听不出半分喜悦的味道,反而感觉有那么点怒气。

冷夜背对着他问道:“你们还在怪我吗?狂潮。”

狂潮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冷夜叹息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一辈子躲在这里吗?”

“不劳你操心。”

冷夜苦笑道:“我只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安好,我只剩下你们这些伙伴了。”

听到伙伴这个词,狂潮的面色微微变了变,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半晌后才说道:“就算他们都不在了,我们也不会放弃。黑暗十字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要他们付出代价。”

冷夜轻轻点头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你走吧,以后别再来了。”狂潮说完后便转身离去。

回到基地中,若慈已经等在门口,见到狂潮过来,她问道:“他怎么样了?”

狂潮轻轻摇了摇头。

若慈叹息道:“这样也好,冷夜一直都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而且他都快结婚了,就让他过自己的生活吧。”

狂潮说道:“接下来,就是属于我们的战争。”

若慈看着狂潮坚定的眼神,两人彼此相视一笑,手挽着手走进了电梯。

乘坐电梯来到实验室,门刚打开,迎面就一股刺骨的寒气扑过来,如果毫无思想准备的人,必定会被这股寒气激的打哆嗦。

两人穿上了放在电梯外面的防寒服后便朝里面走去,越往里面走,周围的空气就越是寒冷,感觉连呼出一口气都能凝结成冰。走进实验室时,便看到全身裹的严实,从头到脚都被防寒服包裹在内的疯子博士正在一堆仪器前忙碌着。

在疯子博士摆弄的仪器对面,有一块巨大的脂化玻璃,玻璃是疯子博士特制的,能用于防寒防结雾。在玻璃后面是另一个房间,透过这块玻璃可以看见对面的房间里全都是被冰凝固的仪器,还有放在房间正中央的一块数米厚度的坚冰。整层楼里的寒气正是从这块坚冰里散发出去的,虽然被密封在那间房间里面,但竟也挡不住寒气的散发。

在这块坚冰里面,还冰封着一个人。看着那人的动作,右手高举,似乎像紧紧握着什么东西,身上那遍身的伤痕和那满身尚未消散的惨烈杀气,以及那脸上依然呈现出的那坚毅凶悍的表情,可以看见他最后一刻时那惨烈的战斗。尽管他被冰块封着,可那满身的杀气却透过坚硬的冰层,在整个房间中蔓延。

11?!

这个被冰封住的人,竟然是已经在沙漠那场战斗中死去的11?!!

狂潮和若慈走到疯子博士的身后,望着那块巨大的竖冰,脸上不由的出现了一丝哀伤。

狂潮出声问道:“疯子,怎么样了?”

狂潮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疯子博士吓了一跳,回过头发现是他们两人后,才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吵什么?没看到我还在做事吗?”

若慈问道:“还没找到办法把冰化掉吗?”

疯子博士狠狠地瞪了若慈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有个屁的办法,任何仪器都可能靠近,只要一碰到那块冰就马上被冰冻住了。”

“太空金属都不行?”

疯子博士烦躁的摇摇头。

狂潮想了想,又问道:“用激光行不行?”

疯子博士不耐烦的道:“早试过了,激光没用。”顿了一下,他又烦躁的甩甩手赶人道:“你们两个赶紧滚蛋,没事别来烦我,有事更别来烦我!”

狂潮嘴角不由地一抽……

……

……

狂潮和若慈离开后,疯子博士就继续投入到疯狂的工作状态中。只是做着做着,他忽然觉得有些异样,霍地扭过头去,然后便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不该出现在这个基地的人。

那是一个模样很年轻的男人,眼神中却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疲惫沧桑。他就这么默默的站着,安静的看着疯子博士,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只是那么安静的站着,像尊雕像。

看到这个人时,疯子博士嘴角微微一抽,接着便扭过头去,无视此人的存在。

这个人,他认识。不止认识,还非常的熟。所以疯子博士一点都不奇怪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更加不会奇怪他这一路进来时为什么都没有触发到警报。

因为他就是一个传说,一个神话,一个活着的传奇。

因为他的名字,叫林萧。

疯子博士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林萧也没有打挠,仿佛他就是团空气般,连他自己都快要忽视自己的存在了。

过了好一阵,疯子博士终于忙完了一样活,直起身反手捶了捶有些发酸的后腰,然后正准备投入下一项工作时,林萧忽然开口说道:“老楚。”

疯子博士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紧接着就像什么也没听到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林萧也不以为意,径自说道:“永生者出世了。”

疯子博士手下的动作再次停顿下来,猛地回过头惊愕地看着他,惊诧道:“永生者?那个弄不死的活化石又跑出来了?”

“嗯。”林萧点点头。

疯子博士蹙眉道:“传说中,他不是被姜子牙给封印了吗?还特地举国之力建了座封神台来封印他,怎么就逃出来了?”

林萧摇摇头道:“前不久,一群盗墓贼在秦巴山脉中一个叫鬼面岭的地方找到了一座西周初期的古墓……不过我去看过了,那应该不是墓,而是一座祭坛。商末周初时期建造的巨型祭坛。”

疯子博士眉毛一挑:“封神台?”

林萧点点头。

疯子博士“呵呵”叽笑两声,也不知是叽笑姜子牙还是在叽笑那伙要钱不要命的盗墓贼。

封神台啊!世人只知道姜子牙建了封神台,却没人知道封神台建在哪里。就算林萧也是因为那群盗墓贼误闯并惹出祸端后,才知道原来封神台在秦巴山脉的深处。

传说中姜子牙受元始天尊之命,建封神台以册封各路神灵,甚至明代的许仲琳还根据这个神话传说写了一部《封神演义》的故事。但实际上却没几个人知道,封神台不是用来册封神灵的,这个“封”是“封印”的意思。封神台里面是真的封印了一个活着的“神”!

“呵。”疯子博士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些家伙,真是什么地方都敢闯啊。”顿了一下,又问道:“那永生者呢?”

林萧叹了口气:“被那群盗墓贼无意中血祭给放出来了。”

疯子博士瞪大眼睛惊愣道:“他们弄出了血祭?”

“误打误撞罢了。这群盗墓贼闹内讧,有人受了伤,又恰好无意间找到了祭坛。然后就……”说到这里,林萧也觉得挺无奈的,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要永生者在这个时候回归吧。

疯子博士啧啧两声,又问道:“你见过他了?”

林萧点点头,又摇摇头。

疯子博士皱眉道:“见过就见过,没见过就没见过,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林萧说道:“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被发现了。”

疯子博士讶异道:“永生者发现你了?”

“不。”林萧脸色一沉,颇有几许凝重的说道:“是荒!”

疯子博士沉默片刻,忽地两眼睁圆,面露骇色道:“荒?!哪个荒?!!”

“就是你想的那个荒――荒神的荒。”

疯子博士像被踩着了尾巴一样惊跳起来,惊呼道:“这不可能!!”

林萧指指玻璃后面那块封着11的坚冰,说道:“他打开了‘门’,然后,荒就过来了。”

疯子博士再一次沉默下来。很久之后,他摇摇头道:“不可能,荒过不了门的。”

“这一代的荒神可以。”林萧说道:“因为他来自这里。”

“什么意思?”疯子博士愕然道:“他跟我们是一样的?……永生实验体?”

“他不是。”林萧说道:“这一代的荒,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过去,来自于门后的未来。”

疯子博士使劲地皱着眉头,神色不豫的看着他:“别跟法明那老东西一样,说话总爱打禅机,老是让别人去猜。”

法明这个法号如今很少有人知道了,但是在清朝时却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人物,那是清朝中后时期的一个精修佛法的高僧。生于道光七年,卒于同治十二年,历经三朝,任五台山隐云寺住持,法号法明。

而听疯子博士的话,他似乎还认识这个高僧。

事实上疯子博士还真就认识,因为他跟林萧一样,都是永生实验体存活下来的作品。不过他的年龄远比林萧要短很多,林萧是宋朝初期人,曾被赵匡胤钦点为皇城龙卫――这是在宋朝初期时曾昙花一现过的一支特殊部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厉害人物,林萧亦是其中之一。不过在赵匡义夺位后,皇城龙卫却誓死不降,最终落得个被屠杀个干净的下场。之后皇城龙卫就被撤了番湮灭于历史之中,至今已没多少人知道宋朝初期曾存在过这么一支队伍了。

至于林萧当时则很幸运的躲过了这一劫,因为在开宝四年,赵匡胤无意间得到了关于周天子墓和长生血的线索,于是就迫不及待的派出了一队皇城龙卫去寻找天子墓,林萧便是这队皇城龙卫中的一员。

之后这队出发去寻宝的皇城龙卫就再没有出现过了。因为那座天子墓实际上是个陷阱,是“启”这个上个时代文明所遗留下来的智能生命弄出来的关于“永生实验”的陷阱。

在经历了一连串匪夷所思又恐怖离奇的事情后,林萧很幸运又很不幸的“感染”了历代帝王费尽心思却始终求之不得的“长生之血”,成为了永生实验体79号。

这就是林萧的来历,一个活着的历史,一个经历了千年的风风雨雨,最后疲惫成殇将自己与世间彻底隔绝的“见证者”。

而疯子博士则是明末清初时期的人,同样因为一场意外,他成了永生实验体102号。

时至今日,接受过永生实验的一共有一百零五人,但是能活下来的却只有寥寥四人,林萧和疯子博士就是其中之二。这也是疯子博士为什么会这么博学多才的原因,因为他活得足够久。

除了他们二人外,还有两个存活的实验体,其中一个林萧始终找不到线索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大概是那人太低调了,也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谁知道呢。

至于最后一个,就太有名了,因为她是这世间出现的第一个永生实验体――大名鼎鼎的昆仑西王母。

要说这个女人是所有的永生实验体中最会蹦哒的,也最能惹事生非的,关于她的传说和风流韵事简直多得数不清。

首先,西王母应该是比三皇五帝更早一个时代的人,不过这一点已经无从考究了,反正到了炎黄时期,她的老公东王公早就化成白骨了。

然后到了三皇五帝时,西王母跟黄帝来了一段跨世纪的恋情。据传黄帝御女三千的房中术还是她传授的。

之后黄帝死了,西王母又跟帝尧勾搭上了。帝尧死了后,西王母依然在活跃着,更是经历了整个三皇五帝的时期,不得不让人震惊她的寿命之长。

而这一点,在《尔雅》、《抱朴子》、《轩辕黄帝传》、《贾谊新书》、《淮南子》、《荀子》、《竹书纪年》、《御览》、《括地图》、《论衡别通篇》、《焦氏易林》……等等,很多很多古籍上都有记载,西王母在三皇五帝时期是非常活跃的。

之后再到了商朝,又留下殷帝大戊派使臣王孟采药于西王母的记载。大戊就是商景王子伷,商朝第九任帝王。瞧,连商朝都已经到了第九任了,她还蹦哒着……

然后又一路到了周朝,这个时候更了不得了,天子周穆王居然还跟西王母来了一段跨越年龄极限的世纪之恋,更被传为一时佳谈流传至今。

这女人够牛吧?活了多少年了?

这还不算,后来连汉武帝也跟西王母交往过呢。

汉朝啊!

从三皇五帝一路到汉朝,这当中的时间跨度有多久?

一直到汉武帝之后,西王母才突然销声匿迹了,从此以后再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世间只留下了各种关于西王母的传说,更渐渐将之神话,最后变成了高座天庭的女仙之首。

这就是关于西王母――03号永生实验体一生的传奇。

林萧也曾寻找过西王母,可惜没找到,实在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还活着。

西王母是世间出现的第一个永生实验体得益者,至于第二个就不知道是谁了,第三个就是林萧,疯子博士则是第四个。

本来前段时间还出现了第五个成功存活下来的实验体――104号实验体,猴子。

可惜猴子死在了97区,尸骨无存。

此外,这次地底之行中,“启”又看上了命运13――龙长生,最后关头硬是把他给抓捕过来,进行了第105次永生实验计划。在林萧离开时,龙长生才刚刚被“启”抓到,所以他尚不知道龙长生的改造有没有成功,如果成功的话,他们估计要多出一个同类了。

……

对于疯子博士的话,林萧没有马上回应,只是沉吟片刻后,才答非所问的说道:“11打开‘门’的时候,有一架从龙国京城直达拉斯维加斯的飞机刚好经过内华达沙漠上空。”

疯子博士愣了一下,没想明白他突然讲这种不搭边的事干嘛。

林萧继续说道:“也就是那个时间点,11打开了‘门’,内华达沙漠的上空产生了空间漩涡。”

疯子博士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眨眨眼道:“所以那架飞机被卷到门后面了?”

林萧点点头,很快又再摇摇头,说道:“那架航班被拖进了时空线。”

疯子博士一脸茫然道:“什么意思?他们到底有没有被卷到‘门’后面?”

“去了,也没去。”

“……”疯子博士脸色一沉,不豫道:“到底是去了还是没去?你到是说清楚啊!我最烦你们这些人,说话老讲一半藏一半的干什么?”

“那架飞机以及上面的人,都跟荒一样,卷进了过去和末来的时空点。”

疯子博士张了张嘴,好半晌才不确定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是11打开‘门’造成了空间漩涡。而扭曲的空间也影响到了门后的时间线,所以荒……”

林萧颔首道:“他从未来来到了这里,并亲手埋葬了他自己。”

疯子博士张大了嘴,一脸错愕的看着他。好半晌后,才砸砸嘴说道:“时空线的因果论?”

“嗯。”林萧点点头。

“好吧。”疯子博士不打算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岔开话问道:“那你见过荒了?”

“见过。”林萧颔首道:“还打了一架。”

对于打架,疯子博士向来是兴致缺缺的,也就随口问了句:“谁赢了?”

“没人赢,也没人输。”

“打平了?”

林萧摇摇头:“也不算平手。”

疯子博士整张脸都纠结到了一起:“什么意思?”

林萧认真的说道:“荒的特殊性很不一般,我杀不死他,他也杀不死我。”顿了一下,他又再说道:“其实……如果真的以命相搏不死不休的话,最后死的一定是我。”

疯子博士神色怪异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嘀咕道:“你也会死?”

林萧坦然的道:“我们只是永生实验体,并不是真正的永生者,所以会死很正常。”

疯子博士耸耸肩,对这种话题也没多大兴致,遂又问道:“荒和永生者在一起?”

“嗯。”林萧点了一下头。

“他想干嘛?也学黄帝、帝尧那样,拿永生者去炼丹、吃唐僧肉?”

“应该不是。”林萧想了想,说道:“他好像是在保护着永生者。”

疯子博士像是听到了很不可思议的笑话一样,嘴巴张得老大,眼睛都瞪得凸出来了:“荒神会保护永生者?”

疯子博士觉得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就好像猫会跑去保护老鼠一样。

猫会保护老鼠吗?

会吗?

林萧说道:“我说过,这一代的荒不一样。”

“再不一样那也是荒。荒是什么?是荒芜、是灾难、是毁灭。‘门’后那里,历代荒神出世,都是一场灾难。”说着,疯子博士忽地叹了口气:“只希望这个荒不要在这里乱来。”

“我跟他谈过,他对破坏现世没有兴趣,而且很快就会离开的。”

疯子博士两手一摊:“希望如此吧。”

林萧沉吟着说道:“其实我真正在意的,反倒是那架飞机上的人。”

疯子博士嗤鼻道:“你管他们死活干什么?”

林萧低着头沉默不语,良久后叹了口气:“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疯子博士神色古怪的打量了他几眼,也不知道他想多了什么。摇摇头,随即准备继续做自己的事。

这时,林萧又说道:“还有一件事。”

疯子博士顿时不耐烦了,蹙眉道:“有屁快放。”

“核心碎了。”

“??”疯子博士有点懵,“什么东西?”

“核心、能源、‘门锁’,或者叫……地球轴心。”

疯子博士嘴巴慢慢张大,连眼睛都瞪大了,不可思议道:“地球轴心……碎了?”

林萧点头叹气道:“炸成了几十块碎片,散落到了世界各地。”

疯子博士像看白痴一样盯着他看,许久后才“呵呵”叽笑两声道:“这下子要热闹了。”

林萧面有忧色道:“希望别出事吧。”

顿了顿,似乎是见疯子博士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林萧又指了一下封着11的那块坚冰说道:“你解决不了吗?”

说到这个,疯子博士神色又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沉眉道:“很麻烦,任何仪器都靠不近,一靠近就会被冰冻。”顿了一下,他问道:“这些接近绝对零度的坚冰是‘门’打开时涌过来的次元空间气流产生的吧?”

林萧颔首道:“被次元空间气流刮过的地方都会大范围结冰,并且温度接近绝对零度终年不化。”

“也难为你能把他给挖出来并送到我这里来。”

“嗯,花了些代价。”林萧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疯子博士知道他肯定付出了不扉的代价。

林萧忽地又说道:“可惜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那块坚冰我没办法用蛮力打碎,否则11的身体也会被一起打碎的。”

疯子博士神情古怪的问道:“你干嘛这么关心他?”

林萧神色淡漠的说道:“他是‘钥匙’,‘门’是因为他开启的,所以他跟核心之间已经存在着某种关联。现在核心碎了,也只有他才能找回那些碎片。”

疯子博士撇撇嘴,对这些虚无缥缈、神神叨叨的东西嗤之以鼻。

林萧又问道:“这个小家伙你能不能解决?不能的话我再找别的办法。”

疯子博士翻了翻白眼道:“我只说很麻烦,又没说不可能,需要些时间而已。”

“那行,等你好消息。”林萧点头示意后,便转身离开了。

等到实验室的门重新合上,疯子博士却没有立刻就投入到工作状态中,反倒伫立在那里沉吟了许久。

“荒、永生者、‘门’、‘钥匙’……”疯子博士摇摇头叹息道:“怎么都凑一起来了?”

蓦地,他忽然想到林萧提到过的那架航班,之前还没太过在意,可是此刻忽然想到林萧说起这事时的表情,脑中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

疯子博士整张脸顿时都皱成了桔子皮,喃喃道:“不会吧……”

……

……

另一边,狂潮和若慈离开疯子的实验室后就一路回到了工作间,对疯子博士那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以及林萧的到访他们并不知情。

工作间里面倒是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一排排高档的电脑,以及坐在电脑前的一个个黑暗十字黑客团的成员。

当狂潮和若慈进来时,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着注视着他们。

狂潮和若慈来到两张空着的电脑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来,接着狂潮戴上耳机,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了一阵,直到屏幕上跳出一个对话窗口才停下来,随后说道:“龙威。”

“嗯,我在。”所有人的耳机里同时传出龙威的声音。

“开始吧。”

“好。”

包括若慈在内,所有的黑客团成员不约而同的将手指放在各自的键盘上,飞快的敲击起来。

一场战争,要开始了。

一天后,煤国股市系统遭到入侵,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不久后,鹰国的股票系统也同样被入侵了。接着,连续几个国家的银行系统再次相继被黑客入侵,大量资金被转移走,至今找不到下落。

而凡是被入侵的所有网站,均无一例外的出现了一个倒挂的黑色十字架图腾。

……

……

时间,如同掌中的流水,握得再紧,也握不住那一缕时光的流逝。

不知不觉,一年之后……

京城。

一个脸上戴了口罩和宽大的墨镜,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的年轻女性,怀中抱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婴儿在商业街上闲逛。不时地跟婴儿轻轻碰碰脸,举止轻昵。

而她怀中的婴儿长得很是可爱,一双很有灵性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或许是这个年轻的妈妈身材实在太好,又或者是她把自己包裹得太严密了,让人不由地产生神秘感,一路上总有人朝她投来或好奇或是惊艳的目光。

但可惜,她的脚步没有为谁而停留,她脸上的口罩与墨镜也没有为谁而摘下。那些人只能远远观望着她妙曼的身姿,在叹息与遐想中注视她渐渐远去。

当然了,如果她摘下口罩与墨镜的话,大概引来的就不是那些欣赏或惊艳的目光了,而是会立刻引起一场轰动。

因为她,就是消失了近两年的当红歌星――欧阳月儿!

时间,并没有在欧阳月儿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一如既往的青春美丽,唯独那一双眼中却多了一丝的疲惫与思念。

距97区一役后已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可那个男人却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欧阳月儿在等,她相信那个男人终有一天会回来的,回来看看她,还有他们的孩子。

所以哪怕过得再孤独、再疲惫,她都会义无反顾的等下去。

哪怕,等上一辈子。

或许……等到下辈子、下下辈子,不管多久,她都会一直等下去。

轻轻地叹了口气,暂时放下心中牵挂的那个身影,欧阳月儿抱着孩子继续逛着,一边走一边不厌其烦的跟宝宝说着话。尽管孩子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可她依然很享受这样的幸福。

“宝宝,看,那家就是火锅哦。等爸爸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好不好啊?”欧阳月儿指着一家火锅店的招牌,轻声细语的跟孩子说着悄悄话。

可是孩子却没有搭理她,反而转过头,望向了街角某处。似乎那里有吸引他的东西,以至于让他看得那么认真,那么目不转睛。

“怎么了?”欧阳月儿轻轻揉了揉孩子的脸颊问道。

孩子忽然抬起嫩嫩的小胖手,朝街角的那个方向挥了两下,忽地展开笑容,含糊不清的发出“呀呀”的声音。

欧阳月儿下意识的顺着宝宝的视线望去,就在下一秒,她陡然一震,猛地捂上了嘴,眼泪恍如决了堤的洪水般汹涌流下……

(全书完)

*********

跌跌撞撞终于是写完了。期间发生过一些事,我自身的健康出了问题、老爸去世等等,我一度没有心思再写下去了,是很多读者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你们才让我坚持着一点点写完它。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因为人太多太多,所以名字就不在这里一一例举了。

其实《冰器》最后有些坑还没填完,比如释然和尚的重要性、小白、13和诸葛黄又去哪儿了、神话部队、陆扬这些人的结局,都没写出来。

这里我留了个悬念,是为了另一本书。在那本书里面,这些人物的结局会有所交代的。

另外透露一下,13是为了救11选择了自我牺牲,关键时刻是释然和尚跳出来牺牲了自己救下了13。13虽然被释然所救,但因为重伤,最终被“启”抓走。另一本书中,13会出现,而金字塔里的故事会在那本书中通过13的视角来交待清楚。

至于林萧和疯子博士的对话内容,其实也是为了其它的新书埋的伏笔。

“永生者”是《墓影尸踪》里的故事线,一群人四处寻找历代古墓探险,一点点的挖出了“永生者”的线索。

“荒神”是《疯魔》里的主角,存在于过去,却又来自于未来。他已经死去,躯体却依然活着。他是个强盗,不过掠夺的非是财物,而是别人的生机。“永生者”的出现,跟他有着莫大的关系。荒神是个绝情绝性,可以说彻底灭绝了人性的人,“永生者”是他心里最后的一点温存。

失事的飞机是另一本新书(暂命名《谪仙有毒》)的故事线,因为11打开了“门”,这架刚巧经过沙漠上空的飞机被卷进了漩涡空间,坠落到了“门”后面,然后在那个光怪陆离的地方所发生的事。谪仙是被贬落凡尘的仙人,而这本书里的主角则是被扔到了“门”后面,像个被遗弃的“谪仙”,不过这个小毒物适应能力太强了,然后就蛮不讲理的走上了祸害之旅。

核心炸成了碎片关联了另外两本书《末日传说》和《梦境入侵》(都只是暂命名)。这两件事的起因都是因为碎片,然后跟荒神还有《谪仙》书里的主角有关联。

还有林萧为主角的《千年的尸》(只是暂时乱命名的)。

所以我其实是在写一个非常宏大的故事,时间线从七万年前跨越到现代,所有的线索需要一点一点的挖掘。而《人间冰器》仅仅只是这个庞大的故事结构中的一个小故事,这一个个故事才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框架,如果你们有耐心全部看完的话,就会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一切是这样的,真是意想不到。

当然,如果没有耐心看的也先别骂我哈,这些故事也同样是一个独立的故事,就像《蜘蛛侠》、《钢铁侠》那样的,一部部都只是个独立的故事,但组合起来就是个完整的《复仇者联盟》。

所以就算没耐心一部部看的也不打紧,任何一个故事都是独立,却又隐隐和“大结构”有所关联而已。

好了,就这样吧。

最后再说一次,感谢你们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和关照。

结局,是为你们而圆。

祝大家生活愉快!

新书再见!

喜欢人间冰器请大家收藏:()人间冰器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