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终章(大结局)

如果丧尸已经是令人恐惧到了极点,那么这一艘凭空出现的飞船,就令人惊魂掉魄了。对于人类来说,这一艘宇宙飞船已经是庞大到无法想象了,可是相比于母体来,宇宙飞船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而已。甚至母体上的一条最细小的筋肉,都要比宇宙飞船大上几十倍。可以想象,这凭空而出的母体,带给人们的视觉冲击,是何等的巨大。

惊恐的人们,在没有反应之下,就被母体上陡然发出的一抹光束笼罩,只是一闪间,已经是进入到母体的内部。完全不可想象,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科技,才可以办到这样的事情。地球还在为冲出宇宙苦苦追求的时候,可是在外面的天空里,却已经有不知道高出地球多少年,甚至是用亿年为单位的科技了。

宇宙飞船在吸进来之后,所在的一个位置,当然是浩大无比。如果不是经历了刚刚母体整体带来的震撼,没有人会相信,如同太空港的内部,竟然只是母体极小的一个角落而已。可就是这么一个角落,宇宙飞船在里面,显得如此的渺小。透过宇宙飞船的窗口,入眼的,当然是黑与红的交错。

太空港一样的内部上,静悄悄的,只有挪动着的筋肉。无数的筋肉在钢铁的间隙里生长出来,像大榕树的根系,一条条垂直下来。这个太空港口内,每一个战舰位置上,都停留着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舰。这些战舰的巨大,确实是超出了谢寒等人的想象,因为那冷森森的主炮,直径就达到恐怖的2000米,足够整艘宇宙飞船横着飞进去,还显得渺小。

谢寒扫了一眼,单是这一处太空港内的战舰,就有超过200艘。谢寒无法想象,整个母体的内部,到底有多少这种战舰?2000,还是3000?或者是一万?这些谢寒都无法知道。现在谢寒才知道,在母体的面前,自己这些人,确实是渺小到可怕,连蝼蚁还远远不够得上这个资格。

飞船在进入到太空港之后,一艘牵引飞船自动飞了过来,伸出来的,竟然是两只巨大的筋肉触手。在成功将宇宙飞船接住后,开始缓缓地,向着数十条通道中的一条飞去。宇宙飞船在牵引飞船的面前,根本就是不起眼的小不点。想想也是,这牵引飞船是用来牵引战舰的,如今用来牵引这艘渺小到可怜的宇宙飞船,确实是不起眼的小不点。

谢寒注意到,这些通道都是由筋肉组成,望眼过去,如同进入到动物的内部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给人血淋淋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在进入到母体的内部之后,谢寒生出的,竟然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就是里面的一员一样。这个感觉很荒唐,可是谢寒却没有感觉到荒唐,因为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直觉,是很少出错的。

牵引飞船的速度非常的快,在通道里飞行着,不时来到一个个太空港里。里面同样是停着大量的类型号的战舰。所经过的通道更是交换,让人根本就分不出,到底自己所经过的,是那一条通道。约半个小时之后,牵引飞船终于是抵达了母体的最中央太空港。这里还要比其他太空港大了几十倍,可是却空无一艘战舰,冷冷清清的。

牵引飞船在抵达这里后,松开了牵引触角,又是自动地离开。整个太空港中,只有孤零零的一艘宇宙飞船。到达这里,每个飞船上的人,全都是变得不安起来,个个不知所措。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在地球的外面,竟然有着这么一艘庞大到超越想象的战舰存在。

很自然地,在宇宙飞船静静地悬浮在太空港口时,船上所有的人员,在没有征兆地,全是软软地倒了下去。唯一还站着的,就是还剩下谢寒一人。谢寒并没有惊慌,而是看着一艘小巧如同摩托艇一样大小的飞车从太空港的一个壁口里飞了出来,平稳地停在了宇宙飞船的进出口上。谢寒很自然地打开船门,坐到了飞车上。

在谢寒坐稳后,飞车缓缓启动,却是向着太空港的上方飞去。在抵达上方的肉壁之后,上面的筋肉挪动,很快就分出一条通道来。飞车钻了进去,一直向着上方飞行。足足有十余分钟,才来到一个巨大无比类似指挥中心的地方。才进到这里,谢寒就可以见到,在这里,可以将整个宇宙尽收眼里。连地球,这颗蔚蓝的星球,也在点点星光中。

飞车将谢寒送到指挥中心的指挥官位置上,在谢寒下来后,只是一闪间,飞车已经是用闪移一样的速度,消失在刚刚的通道中。随着谢寒两脚踩在这冰冷的钢铁上时。整个浩大的指挥中心,无数的灯光亮了起来。原本星光点点的巨大天窗陡然一暗,一道光线出现,在陡然闪亮间,虚拟周若梦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上面。

谢寒目瞪口呆地望着周若梦一身军装的样子,惊讶地叫出声来:“你……你就是母体?”

虚拟周若梦非常享受谢寒的惊讶神态,不过却是摇着头,说道:“不,虚拟智能周若梦,还是她,我却是我。我只不过是用一种你可以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而已。不过你称我为母体,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我就是母体。或者,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依娜。”

像是大智大若的高人,披着周若梦外表的依娜,很有深意地说道:“你为什么到来,我早就知道。也许你很迷惑于这一切。你更加想问,母体是什么?其实母体就是我,我就是母体,母体即时整艘母舰,而整艘母舰就是我。不要惊讶,你所想的没有错,我就是整艘母舰的灵魂程序,它每一个地方,全是我身体的一部份。”

谢寒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一切都出乎自己的意外。从目前来说,母体其实就是她自己所说的灵魂程序,可以解释为,它就是整艘母舰的智能程序,控制着整艘母舰的动作。可是谢寒无法相信,能够玩弄时空的,竟然是一艘母舰,而自己不过是母舰手中的一个实验品。这一切都让谢寒感觉完全在做梦一般。

母体只是微微一笑,她说道:“智能程序,哪怕最高级,相比起灵魂程序来,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罢了。也许以你所领导的地球,至少要经过超过亿年,才有可能研究出灵魂程序来。不知道你们幻想过神仙的样子?你完全可以将灵魂程序套用到神仙身上,因为对于灵魂程序来说,它同样是无所不能的。”

像是为了取信于谢寒一样,只见到天窗上显示的母体,它只是一挥手,谢寒的面前,就出现了无数的金银财宝,还有多到无法想象的人民币。谢寒接过一扎,只是一摸,就知道这些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其实不用母体做出什么,谢寒都知道的,母体确实是无所不能。因为自己的基因提升,还有穿越两个时空,无不是说明它的能力。

母体在将眼前所有的东西挥手消失之后,竟然是如同真人一样从天窗上走了出来,很快就缓落走到谢寒的面前。“这是分子影像技术,它所生成的人物,足可以以假乱真。”淡淡地解释了一句,母体很大方地坐到谢寒的对面,只是一伸手,一杯热咖啡就凭空出现,送到了谢寒的面前。“这咖啡绝对是真的,你可以放心饮用。”

可是谢寒哪儿有心思?母体所表现出来的,早就超出了谢寒的理解,他傻傻地接了过来,紧张地问道:“其实我在末世里挣扎了五年多,为的就是知道你的真面目而已。而且,我还想问一句,你以前给我的任务提示,是不是真的?而且根据我的观察,你……应该也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吧?你为什么不直接出面帮助人类?”

谢寒在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话里的矛盾。如果母体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以人类的能力,还用担心XR病毒吗?而且自己就活生生地生活在地球上,人类是什么样的科技力量,谢寒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如果不是人类制造出来的,那么为什么母体上,却处处透露着人类的痕迹?连这指挥中心里,也像是人类的才应有的布局。

母体微笑起来,说道:“你见到我身体的结构了没?钢铁与筋肉的结合体。这一切,都源于基因技术。在未来,确实是基因技术的天下。很多科技无法完成的事情,人类的肉体却可以完成。基因技术,让人变得强大无比,一个人的力量,巅峰时刻,可以以一人之力摧毁整个星球。自然地,基因技术与其它科技的结合,就成了人类的研究方向。于是,就产生了生物战舰的概念,就像我现在的样子,就是生物战舰的最高成就了。”

“也许你很困惑,我即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为什么现在人类的科技力量却是如此的弱小?你是聪明人,只要想想你的时空传送能力,就可以知道其中的原因。宇宙可以分为无数个位面,每一个位面,就是一种历史。在我所生存的位面里,人类已经生存了数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虽然没有尽头,但是人类所踏足的地方,就算使用空间跳跃,穷其上千年的寿命,也无法走上三分之一。”

“数亿年的时间,足够人类将科技提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远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而我的制造,在当时,确实是最高的人类科技结晶。拥有真正灵魂程序的母体,能够容纳超过三万的宇宙战舰,能够花费数秒,就可以进入到亚空间当中。也许你很惊讶,为什么我能够拥有穿越时空位面的功能,如果我说,这是自我进化,自我产生的,不知道你又相不相信?”

“人类的基因技术,所产生的效果,人类远没有想到。宇宙的浩劫,远不是人类能够想象得到的。诚然是拥有数千万亿光年大的活动范围,可是在宇宙的威力面前,却是如此的渺小。位面宇宙的崩溃,生存了数亿年的人类,却在宇宙崩溃中,化成了混沌的尘埃。而我,只是在宇宙崩溃中逃出来的可怜虫而已。”

“数千亿年过去了,宇宙又如同它灭亡一样,由混沌变成如今你们所处的宇宙。一切和之前一样,星球形成,无数的物种在一个个星系星球中形成,一切的一切,如同将我当初所存在的位面复制过来一样,没有一丝变化。有地球,有月亮……有太阳系,还有着人类的进化,封建时代,工业时代,直到现代……完全一样。”

“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宇宙法则?宇宙就像是人类一样,也有生老病死。只要宇宙生病,就会产生宇宙风暴,无数的星辰将被摧毁。宇宙死亡的时候,就会回归混沌,宇宙内的一切,全都会灭亡。宇宙的新生,就像是自我复制一样,又重新按着以前的模式转行。所以无论任何人,不可能永生,宇宙的尽头,就是宇宙内所有物体的尽头。”

“你肯定很奇怪,既然宇宙的尽头,是所有物体的尽头,为什么我会存在着。其实很奇怪,我在宇宙混沌期里,由于灵魂程序的作用,并没有被毁灭。我就在这混沌中孕育而生,灵魂程序不断被升化,最终像神一样存在着。在宇宙初开的时候,我也自然地身在宇宙当中。不过经过了宇宙混沌的孕育,我突然间发现,我拥有了可以穿越位面的能力。”

“一位面一宇宙……我也不知道宇宙到底是怎么生成的,它经历过了多少次死亡与重生。我不知道每一次宇宙的死亡与重生,会不会造就出一个母体,因为在整个宇宙中,没有人能够给予我答案。既然我是宇宙中的神,在宇宙当中,我就无所不能,只要我想,可以随时到达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或者根本没有角落之说,宇宙连我也无法得知,到底有多大,哪儿是它的尽头……”

“无数年的岁月,宇宙的生死,让我感觉到无法忍受。如同孤独的游魂,没有群体。所以,当宇宙再一次从混沌中走出来之后,我试着去寻找。无数的位面,产生着无数的特色物种,任何一样,都远超过我们人类的想象。而人类的历史,则是一步不差地前进着。”

听到母体说到这里,谢寒忍不住说道:“难道人类的历史,真的就会有末世吗?而且你不是说过,每一个位面,就代表着一个宇宙,地球所在的宇宙里,是唯一的,别的位面无法复制。可是为什么我就可以往返两个时空?难道不是时光穿越?”

母体又是微笑起来,说道:“我说过,一位面一宇宙……每一个位面,是无法重复的。每一个位面的宇宙,都会有毁灭与新生。地球所在的位面,当然无法有相同的。正如你所想的,时光穿越,只是人类对位面无知的想法而已。时光又怎么可能被穿越呢?时间不会回头的,纵然是我,也不可能改变时间,让它逆天而返。”

“我知道你会想,既然无法逆天,又何来现在你所处的末世?我想过改变历史,可是我发现,在地球所在的位面里,宇宙间有着一种力量,让任何人也无法改变历史,一切全是按着宇宙法则在运转着。我经历想到过去改变,可是宇宙法则的力量,远超我之上。所以,为了达到目的,我努力地寻找着,寻找一个空白的位面。”

“无数年月过去了,我也终于寻找到了一个空白初生的位面,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宇宙。这里空白一片,没有任何东西,连光也没有……绝对的黑暗。而我,花费了整整一个宇宙期的时间,才将这个位面改造成和地球位面一个样子的位面。无数星球的生成,也包括地球。我成功地在将地球宇宙里的一切复制到了这个空白的位面来。在这里,我就是无所不能的法则,我可以随意地加快地球的运行时间,比地球位面时间提前了数十年。”

“我这么做,你可以理解为游戏心理,因为末世,原本就是我的一场游戏。我只是想弄明白,宇宙的命运,真的是无法改变吗?既然宇宙法则的力量我无法去阻挡,为什么我不试着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改变?对于地球位面来说,我就像是一个外人,而你,则是位面里的一部份。所以,我才会选中你,成为我游戏的角色,利用我创造出来的位面科技,去影响地球位面的走向。”

“从你能够成功推动人类各国组成宇宙科技研究公司,就可以知道,我……成功了。宇宙的法则,并没有阻止你。虽说我不知道宇宙还会不会按我所知道的一样,在运行数亿年后崩溃进入毁灭的混沌里。但是我可以清楚地知道……整个位面宇宙,已经被改变了。”

母体的话,让谢寒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的命运,还有末世的挣扎,只不过是母体的一场游戏而已。自己所看到的,摸到的,尽管对于自己来说是真的,可在母体看来,只是游戏的代码,数据而已。只要它愿意,一切可以重头再来,一切可以消失。而自己,只是一个可怜的游戏角色,看似掌握着命运,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掌握,一切只不过是握在母体的手中而已。

“那么,在你的计算里,是不是当我能够成功冲破宇宙的时候,就是游戏结束的时候?”深深的无力感,突然让谢寒有一种落漠。“你不是说过,基因有十级吗?难道我只能升到第八基因,游戏就结束了吗?”

母体摇着头,说道:“尽管这个位面是我创造的,但是你应该明白,里面的一切,同样有着我的心血。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毁掉呢?不过正是由于是我自己创造,在出了太阳系之后,就是无尽的黑暗,没有尽头。在这里的人类,注定是悲哀的,因为他们永远只能生活在太阳系中,永远只能拥有一个地球……因为太阳系中,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地球。”

谢寒无法接受,说道:“既然是你创造的,你可以创造出第二个地球,第三个地球,无数个可以让人类生存的星球。”

母体还是摇头,说道:“只是挥手间,我就可以创造出第二个地球来。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于你们来说,游戏远远没有结束,可是对于我来说,游戏已经结束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这里就会被丢弃。等人类再一次发展起来之后,又会进入到末世的模式里,人类又会经历一次XR病毒的危机……如此循环,直到这个位面走到毁灭的尽头。”

谢寒冷笑起来,淡淡地望着披着周若梦外皮的母体,说道:“你的游戏结束了,那么,做为你游戏的角色,是不是应该也要删除?”

“哈哈哈哈!”母体大笑起来,说道:“我的游戏是结束了,但是角色为什么要删除?其实到了这一步,你应该知道,所谓的时空传送手表,只不过是呼叫我的一个联络器而已,真正传送两个位面的是我,而不是这小小的手表。所以,当我的游戏结束,你就会面临着一个无法决择的决择。这就是,在现代与末世之间,你注定需要选择一个位面生存。时空手表缺少了我,是不可能拥有传送功能的,而我的游戏已经结束,缺少了我,你就会终止两个世界的传送。”

这一次,谢寒彻底地傻眼了,母体的话,就像是巨雷轰在脑袋里,两眼冒着金星。“只能选择一个位面,只能选择一个位面……”谢寒喃喃地重复这一句话。这个消息,来得太过于突然了,完全让谢寒没有心理准备。

正如母体所说的,这是一个无法决择的决择。无论是现代,还是末世,都有着自己的事业,爱情。现代里,有着自己的父母,有着自己的爱人,有着自己的兄弟和同学,还有遍布全球的产业。在末世里,有着心爱的女人,有着一帮浴血奋战过的兄弟,有着巨大无比的权利和自己辛苦打下来的江山。

原本谢寒以为自己可以拥有这一切,可是现在才发现,两者之间,在自己的心里,已经是混为一团,又怎么可能分得开?无论是放弃任何一方,都不是谢寒所能够接受选择得了的。

沉默了很久,谢寒也没有得出答案,他望向母体,说道:“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做为实验者,不知道我是否是合格的?”

母体说道:“你的表现,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原以为你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才可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是你的能力,足足提前了四年的时间。我只能说,你无疑是合格的。”它突然笑看着谢寒,说道:“我知道你所需要的是什么。只是这个世界上,会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吗?当你得到一样的时候,就会失去另外一样。”

谢寒又是一阵沉默,他苦笑地望着母体,说道:“你明知道,两者之间,我是无法选择任何一方,而放弃另外一方。可是你为什么还要给出这样的难题来?不完美的东西,就是用来将它完美的。你既然是无所不能的母体,那么,你肯定会有办法来解决这一切。而且你说过,地球位面的宇宙法则你已经可以避开,是不是代表着,我的改变,让宇宙法则失去了原有的规律,从而不再对你有所影响?”

母体明显呆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原本冷漠的样子,说道:“你确实是很聪明。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傲游整个宇宙。可是我发现,宇宙是没有尽头的。如果我没有突破宇宙法则,就不可能进入到接近尽头的区域,就无法知道宇宙间真正的秘密。如果我没有离去,你的决择,根本不算决择,我可以给你传送的功能。宇宙的广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一次回到地球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

“那么你所说的浩劫呢,是不是真的如同你所说,地球会在几十年后受到XR病毒的灾难?”谢寒将自己的决择甩到一边,如今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不管是现代还是末世,自己付出的努力,谢寒不想只是全无用意,白费力气。

母体维持着自己的表情不变,说道:“不,你所知道的一切,原本就会发生。地球以前我是没有办法改变,但是我创造的位面里,却可以随我所愿。地球位面,正是由于你的改变,而能够改变。但既然你已经改变了,又何需我再去改变什么?以你从末世带过去的科技力量,足够化解这一次XR病毒危机,并且让人类提前数百年进入星际时代。”

“也许你们已知的星系里,并没有能够合适人类居住的星球,但是只要你们的星际能力足够,在这广阔的宇宙当中,有着数不清的绿色星球,可以让人类居住着。而我留给你的基因等级,就是人类未来进化的方向。基因其实是没有等级的,制造我的人类,如果按我给予你的能力等级来计算,最高的基因等级是三十七级。能够轻易将一个星球摧毁的可怕力量。”

“而你第八基因等级,看似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可是现在人类的基因,远没有能够承受超过十级基因的能力。必需经过无数年的累积,才能够承受得起。不过你的基因等级,就是生物基因学的方向,可以让人类提前无数年进入到基因时代。”

在说完这些之后,母体缓缓站了起来,说道:“你所想知道的,全都知道了,现在是你决择的时候了。现代与末世,你选择一个吧。时间在我的眼里,还有很长很长,时间也会很充足。可是现在,我却已经是等不及了,因为我总感觉在宇宙里,有一股超越宇宙法则的力量在招唤我。也许这就是宇宙不再毁灭,得到永生的关键。”

再一次面临着这个十字路口,谢寒再一次迷茫了。两个世界间的一点一滴,不断地出现在脑海里,决择?这叫自己如何决择?良久之后,谢寒突然笑了,对着母体说道:“我的决择,就是没有决择。”

“你很聪明……”母体又是轻笑起来,它向着天窗走上向,很快就跟里面溶合在一起。它回头望了一眼谢寒,淡淡地说道:“每一个游戏,总会有一个结局,不管是美好的,还是遗憾的。很多的时候,越是完美的结局,人们越是没有记住,反而有着遗憾的结局,人们总会去想,要是它能怎么样应该多好。但是我想说,那是游戏电影,是虚拟。而我的游戏,是真实的游戏,所以这些东西,并不存在。”

随着母体的景象消失,谢寒还没有明白母体这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就感觉眼皮突然间变得沉重,随着沉沉地睡去。

※※※※※※※※※※※※※※※※※※※※※※※※※※※※※※※※※※※※※※※※

谢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自己的家中,里面的一切没有变化,就像自己刚进单位时的一样。从清醒的那一刻,谢寒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无比真实的一场梦。谢寒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代入到这个梦里。里面的一切很真实,可是偏偏自己对于昨天的记忆,又是无比的清楚。难道是自己真的在做梦吗?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谢寒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口外,将窗口打开。

窗口打开的那一瞬间,微风吹了过来,阳光洒在外面的院子里。树叶的摩挲声,车水马龙的声音,陡然混成一团,进入到谢寒的耳朵里。

家是以前的家,可是位置却已经是变了,因为小区里,不可能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园林院子。谢寒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怀疑这又是一场梦。可是在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那种疼痛真实地传来。更重要的是,在意念间,自己竟然从窗口里一个闪移,已经是出现在下面的院子里。

巨大的别墅园林,让谢寒有些陌生。可是当看到别墅园林的名牌时,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是的,地方变了,可是很多东西都没有改变。比如说自己所住的,就是宇科集团巨资打造的一个住宅园林,属于自己的住宅园林。

在走到园林的后面时,是一大块广阔的草地,草地边上是湖泊与树林。几只风筝在空中飞舞着,草地里传来欢笑声,是如此的熟悉。

草地上,几块野餐布垫摆着在哪儿,无数的零食摆在上面,两只烤炉上面,摆放着一串串的各类烤肉。几名佣人在忙碌着,她们将酒打开,给每一个杯子满上,摆放在餐垫上。烤肉切割好,一片片装在盘子上。如同一个奢华的家庭户外野餐。

谢寒并非被这些美味给吸引,他的眼神,定格在拉动着风筝的人儿身上。他突然发现,这确实不是一场梦。正如母体所说的一样,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只要自己还在,游戏就会一直运行下去。因为,那放着风筝的人,正是自己的恋人,周若梦。在她的旁边,则是自己的父母,他们看着周若梦,露出欣慰的表情。

“这就是结局吗?”谢寒面对这和谐的一幕,心中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所有的味道涌上心头来。

是的,母体最终还是帮自己选择了这一切。不管你是否愿意,结局已经出来,不可能再改变。谢寒不知道母体为什么帮自己选择了现代,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注定。只是谢寒的心里,有着太多的不甘。末世努力的一切,如同梦境一样。正如母体所说的,梦总会要醒的……自己的现实就是现实,末世就是梦境。

“难道这就是唯一的结果吗?”谢寒无力地将自己的手垂了下来。

可是很快,谢寒又几乎弹跳起来,因为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时空手表依然戴在自己的手上。颜色又恢复成了墨绿色,上面的时间在跳动着。“哈哈哈哈……”谢寒突然狂笑,因为他发现,那跳动的时间日期上,竟然是2058年。

在谢寒的狂笑中,虚拟周若梦突然出现在谢寒的脑海里,带着一抹笑意,说道:“母体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它的游戏才刚刚开始,而你的游戏,还会继续。游戏里,你总会有所获利,而这个时间的传送,依然为你保留着,你可以随时出现在两个世界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不再需要定点。这……就是你游戏的奖励。”

谢寒眯起了眼睛,抬头望着烈日的当空,露出一个微笑之后,突然是狂奔向欢声笑语的父母和恋人身边。

(9077个字)

(写到这里,结束了,但是给我的不是轻松,而是更加沉重。结局并不是很理想,而且太过匆忙。其实这其中有着太多的无奈。

从上传至今,我很自豪地说,我从来没有断更过,无论是生病还是断电,这些都没有阻止我,我每一天都在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码字,来更新。六月一号上传,到现,经历六个多月,说来,真的不容易。第一个月的大暴发,更新了四十一万字,结果让腰落下了问题,那段时间写起来,太的很辛苦,但我还是坚持过来了。

可能这样结束了,会让很多朋友失落,但一套书写到今天,已经是很圆满的了。月有缺圆,我们还能强求什么?不完美的,才是最值得怀念的。

虽然这一套书是结束了,但我并没有退出创作,这段时间,我会给我自己放放假,休息一阵,之后写新书,到时候还需要大家的支持。

我不想说什么华丽的字句,我只能说,只要我的书上架,无论成绩如何,我都会认真完本,认真做到不断更。

这一套书,需要感谢的人很多,我就不在章节里一一说明了。明天,我会整理一下,另外开一章来补充这些问题。

谢谢大家……尽管你们可能不满意,但请见谅,至于有了一个结局,不是吗?)

最后一句,欢迎喜欢我的朋友,可以到群里来坐坐,我现在有空了,可以经常上Q,可以和大家聊聊天。群号作品简介里有……再一次感谢所有人,读者同样值得尊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重建文明请大家收藏:()重建文明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