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新纪元

鸿钧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晕头转向,他愤怒的向四周胡乱的劈砍着,但是实话实说,他的刀法实在是乏善可呈,劈了无数刀出去,却还没有破开眼前的困境,依旧被困在那乱砸砸的崩塌空间内。

吴海长身而起,他随手从极远的虚空中抓来了数量庞大的星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那崩塌的空间里乱丢乱砸。他大笑道:“如果被他破坏了,还要被他吸走星辰元力提升自己,与其如此,不如让我将这些星辰都毁了吧!”

吴海一言既出,三清、接引、准提似乎都有所领悟。他们急忙从四面八方抓来了无数的星辰,用尽全力砸向了那崩塌的空间。星辰爆炸开来,带起的连锁反应让那一方空间更加不可收拾。眼看那一处黑漆漆的崩塌空间宛如漩涡一样急速旋转着,鸿钧被吸在了那漩涡中,却是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众人联手,打得鸿钧狼狈不堪的时候,突然除了吴海,其他所有人都七窍喷血元神受损。

天塔中,鸿钧打入的那一道元神宛如饿狼一样突然变得无比凶残,更是比三清等人打进去的元神强大了数百倍。这道元神肆意的吞噬了众人的元神,随后化为一道道黑色流光,迅速的朝天塔各处涌去。

不容众人反应过来,原本已经虚化到只剩朦胧虚影的天塔骤然凝聚成形,一股绝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涌来,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和吴海等人为敌,他们再也无法从这个宇宙中得到任何的力量补充。

三清失色,接引、准提神色惨变。

鸿钧居然将他大部分的元神藏身在了天塔中,等得众人陷入和他的鏖战时,这才突然发难,一举吞并了众人渗入的分神,开始掌控天塔。尤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就是,他和天塔融合的速度这么快,这么让人不可思议。

按理说,彻底掌握一个宇宙的天道化身,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可是看鸿钧融合天塔的速度,怕是只要三五天的功夫他就能成功,就算现在,他也能调动一部分的天道之力对付吴海等人。

“到底怎么回事?”元始天尊大叫了起来。

阴沉沉阴寒刺骨的声音从天塔内传了出来:“本座消灭了这么多盘古,毁灭了这么多世界,对于如何控制一个世界的天道化身,自然有独特的心得。换了你们,想要控制天塔,怕是要千年之久,对于本座而言,区区三两日就成了!”

崩塌的空间骤然恢复,志得意满的鸿钧握着凶刀,踏云从恢复的空间内走了出来。

他望着众人,得意洋洋的长啸道:“等吾吞没了你们,摧毁了这个宇宙,获取其中的原始力量,本座就会去你们所属的那个世界,将其彻底摧毁!”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鸿钧心满意足的说道:“按照本座的感知,这是这片混沌内,最后两个宇宙世界。毁灭了他们,本座就能尽情的吞噬虚空,最终超脱盘古!”

天道之力束缚着众人,包括吴海在内,无人能够动弹。和这个宇宙的天道对抗,不可能!哪怕吴海身为盘古真身,却也无法和这个宇宙的全部天道对抗。

鸿钧笑嘻嘻的走到了接引和准提的面前,随手一刀劈出。

菩提树断,金莲花碎。

接引、准提化为人形冲出,他们浑身是血,身体几乎被劈成了碎片。漫天佛陀、菩萨等宛如下雨一样陨落,无数金血纷纷扬扬的融入了鸿钧的身体,让他体内煞气更盛。

怪笑着闪身到了通天宗主的剑阵面前。鸿钧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剑阵一阵,摇头感慨道:“剑阵很好,威力很大,可惜,这么多年你都干了些什么?怎么还没彻底掌握其中的天道法则?”

随手将所有宝剑取走,鸿钧又是轻描淡写的一挥刀。剑阵粉碎,无数截教弟子纷纷陨落,血肉精魄都融入了鸿钧的身体,通天道人四肢其断,浑身是血的落在了鸿钧手上。

望着通天宗主,鸿钧皱眉道:“你似乎并没有绝望?你还在指望什么?”

摇摇头,鸿钧长叹道:“不管你还有什么后手布置,你死定了。”

随手一挥,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吐血飞起,他们的无数门人也都纷纷陨落,精血元神全部被鸿钧吞噬。

将三清、接引、准提五个重伤待毙的圣人放成了一排,鸿钧心满意足的搓手道:“唔,最好吃的美食,总要最后来享用。现在,让我看看这具拥有盘古真身的幸运小子!”

转过身,望着被天道法则束缚得动弹不得的吴海,鸿钧笑了。

“在我的算计中,你不该拥有盘古真身。但是这种事情居然发生了,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接引、准提他们用了这么大心思将你弄来这里,无非是想要多一个变数。可是,你算是变数么?我看不出来!”

凶刀举起,鸿钧就待一刀斩下吴海的头颅。

就这时候,一声梵宣响起,阿弥陀佛残破的金身中,一道十八色霞光冲天飞起。

轮回盘嗡嗡作响的飞了起来,十八色霞光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甚至盖过了天塔放出的紫金色强光。虚空中的天道束缚之力骤然粉碎,轮回盘的轮回法则之力一时间压过了天塔操控的天道力量,冲开了对吴海等人的束缚。

轮回盘骤然扩大,化为十八色强光弥漫四周,瞬间洒遍了整个宇宙。

强光中,阿弥陀佛、观世音,以及阿弥陀佛门下无数的佛陀、菩萨的身影逐渐显现。

阿弥陀佛双手合十,向通天宗主行了一礼:“弟子,不负重托!”

鸿钧气得手舞足蹈的叫骂起来,他怒吼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懂了,我懂了,这些小秃驴,他们舍弃金身,自废一切功法神通,以真灵融入轮回盘!阿弥陀佛这些年来日夜参悟轮回盘,如今以舍身大法遁入轮回之中,正合了生死轮回的至理!”

死死的望着强光中的阿弥陀佛,鸿钧狞声道:“完全掌控了轮回法则?”

阿弥陀佛望着鸿钧,淡然合十道:“贫僧侥幸,多年苦工一日得成,轮回法则,的确彻底掌握了!”

淡然一笑,阿弥陀佛说道:“此宇宙天道不全,一应法则都有瑕疵。只有贫僧得到这轮回盘,却是完全孕化成功的先天至宝,内蕴完美无瑕的轮回法则。故而,哪怕鸿钧你掌控了天塔,在贫僧完整的轮回法则之前,也是必败无疑!”

吴海望着天塔暗自点头,是啊,按照鸿钧前面的说法,就算有了他们这么多圣人填补天道,天道法则也只是恢复了五成左右,其中无数残缺破陋的地方,还需要天道自主运转修复完成。

残缺不全的天道法则面对完整无瑕的轮回法则的压制,散兵游勇怎么打得过精锐的正规军?自然是一败涂地,完全被阿弥陀佛压制住了。

阿弥陀佛举起右掌,掌心一圈十八色明光煞是夺目。森森微妙的气息从他掌心透出,只是看了他掌心一眼,似乎就看到了万世轮回,看到了无边的红尘险苦。

一掌击出,阿弥陀佛一掌将鸿钧打得半截身体灰飞烟灭,凶刀上都裂开了几条清晰可见的裂痕。

通天宗主大笑起来:“干得漂亮,将这老贼彻底击杀,然后……”

通天宗主目光在接引、准提和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的脸上扫过。

太上、元始面色微变,接引、准提则是浑身一抖。接引冷笑道:“通天,不要太得意了!”

阿弥陀佛又是一掌击出,鸿钧的本体顿时灰飞烟灭,凶刀本体也被打成了碎片。在天地大道的压制面前,尤其是在这代表了生死轮回至高大道的面前,鸿钧是如此的脆弱。

除了天塔中鸿钧的大部分元神,在外的鸿钧肉身本尊和分神都被阿弥陀佛彻底摧毁。

阿弥陀佛轻叹一口气,他转身看向了接引和准提。

吴海皱起眉头,悄然向后退了老远。但是虚空中一股绝大的力量压下,阿弥陀佛发动轮回之力,遥遥的对准了吴海。只要他再有丝毫动作,阿弥陀佛就会毫不犹豫的对他出手。

沉吟片刻,吴海突然掐指一算。

头顶那股绝大的力量,和他前些年感知到的力量很是相似。似乎就是因为这股力量的隔绝,他才没能找到东方信的踪影。全力掐算下,吴海突然心头有了一丝明悟。

接引、准提望着阿弥陀佛,准提笑嘻嘻的说道:“阿弥陀佛,若是重归佛门,一切往事,既往不咎。”

阿弥陀佛摇摇头,黯然失色道:“事已至此,只能那样了。此地虚空,将由截教接管。几位圣人,还是回归原来的宇宙吧。同门相争,却也不用做得太过!”

通天宗主狂笑而起,他四肢恢复,浑身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他大笑道:“各位师兄弟,贫道说了,截教要夺尽这个宇宙的一切气运。自今日起,截教一统天下,这个世界,只有截教弟子留存!”

接引苦涩的笑了起来,准提冷笑道:“那,未必!”

掐了一个印诀,准提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

虚空中,突然响起了东方信的祈祷声:“万方世界,无数神圣仙佛有灵感悟。一切罪孽,都由蓝暹一人消受,只求化解母亲一身灾劫,救她脱离这无间地狱。任何劫难报应,都尽在我东方信一人。”

随着东方信的祈祷声,无数帝盟人和他们仆族所化的护法天众凭空显身,他们周身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庞大的念力纷纷破体飞出。在这些护法诸天的面前,手持加持宝杵和七宝妙树枝肃然而立的,分明就是东方信和蓝暹的亲生父亲——生杀梵!

接引望着目瞪口呆的阿弥陀佛,轻声叹道:“可还记得?轮回盘,是贫道寻获后赐给你的!”

通天宗主气得猛的吐了一口血,他怒道:“接引,准提,你们两个死秃驴!”

话音未落,护法诸天汇聚的庞大念力化为一个绝大的万字梵印凌空照耀。生杀梵身上袈裟瞬间化为灰烬,他的身体幻化无数,从婴孩开始一直到老死为止,他的身体急速的演化生老病死的诸般轮回妙相。加持宝杵和七宝妙树枝急速飞起,和虚空中的万字梵印融为了一体。

接引望着阿弥陀佛感慨道:“将轮回盘赐给你时,内中就有了禁制……只要有一信念坚定,无惧生死之人在无间地狱受尽无数苦难,再得无量信徒念力加持,就能……摧毁轮回!”

‘摧毁轮回’四字一处,阿弥陀佛突然身体崩解,十八色强光骤然消散,无数光雨倾泻而下。

四方星空一阵摇动,因为轮回法则强行被外力破坏的关系,这个宇宙的天道大乱。

所有人都受到天道紊乱的牵引,纷纷吐血倒地,就连吴海如此强横的盘古真身,都硬是被紊乱的天道震得骨断筋裂浑身喷血。

一声梵宣冲天而起,无边业火熊熊燃烧,于业火红莲中,东方信一缕真灵簇拥着一条女子的虚影冲出。

接引、准提放声大笑,生杀梵头顶一道明光冲起,圣人气息弥天极地的涌向四方。

吴海震怒,他厉声喝道:“东方信!”

大手一挥,虚空凝固,吴海一把将东方信的真灵抓在了手中。

就在此时,失去了轮回法则的压制,天塔上紫金色光芒一闪,无边天道之力又从四面八方涌下。

接引、准提大笑,他们和生杀梵同时自碎金身,带着无数的门人将一道元神冲进了天塔。

“最终一搏,力强者胜!掌控天地,唯我独尊!”

接引、准提放声大笑,三清一愣,随后同时自碎法身,也将元神毫无保留的投向天塔。

吴海一声长啸,他头顶一缕腥风血雨急速冲起。

“鸿钧,三清,接引,准提……无数量劫的仇恨,今日我们一并清算!”

原始天魔化身无数幻象冲出,他尖锐的嘶叫着,也冲进了天塔。

、接引准提带着所有门人自碎金身冲进天塔,三清紧随其后冲了进去。

吴海皱了皱眉头,正要将自身元神也注入天塔和他们分一个胜负,远处三清门人两座大阵突然朝这边压了过来。截教弟子居然操控了通天宗主的那座剑阵,浩浩汤汤带着无量剑气喷薄而来。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的弟子还是那个太极大阵,放出无穷的束缚之力压向了吴海。

“就你们有门人么?”

冷眼望着三清门下无边无际的大能,吴海朝三连城勾了勾手指:“孩儿们,上了!”

就听得一声闷响,数百座三连城同时朝三清门下迎了上去。巨大无比的三连城,每一座方圆都有数百万里,内有无数的大能、妖魔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强大生灵,他们组成了万仙阵、十绝阵、九曲黄河阵、天罗地网大阵等各种各样的奇门阵法,正面和三清门人硬碰在一起。

以阵破阵,天道之力被各种阵法搅得稀烂,大阵相互撞击处,无数大能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量反噬,几乎每一个弹指的瞬间都有数万数十万的大能爆体陨落。

一旦正面对抗,吴海骇然发现,死伤的大能中,有六七成是自己的门人部属。

三清毕竟是老资格的圣人,他们研究出的天道法阵,比自己可是高明了太多。尤其他们的门人弟子,几乎所有人手上都有一件或者数件先天之物。故而三清门下攻击力极强,防御力极可怕,吴海的门人若是单打独斗,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哪怕修为相当,对方有先天宝物护身,一件法宝砸下,吴海的门人往往三五人联手,也不是对方一人的对手。双方的大阵虽然还在僵持,在局部战场,吴海的门人正节节败退。

吴海看得一阵恼怒,他双手凝聚了盘古开天神雷,一雷轰向了截教剑阵。

无数道混沌剑气呼啸而来,开天神雷还没靠近剑阵,就被剑气引爆。混沌雷光炸得剑阵一阵抖动,但是毕竟没有直接命中大阵,对剑阵并无丝毫伤害。

冷哼一声,又是数十道开天神雷落下。但是那截教弟子运转剑阵,无数剑气密密麻麻的冲天飞起,将吴海轰下的神雷要么提前引爆,要么将其偏转了攻击的轨道。一些神雷甚至直接被弹回了三连城,神雷爆开,数座三连城被炸得火光四起,差点没被炸得凌空崩解。

“好,不愧是截教弟子!”

大笑一声,吴海随手在极遥远的虚空中抓来了八十一颗恒星,双手一搓,将这些恒星全都揉成了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一千零八十颗盘古开天神雷同时注入了火球中,吴海身形一动,就到了截教剑阵内。他大笑着将这颗蕴藏了毁灭性能量的火球丢在了阵内,随后瞬移挪开。

火光一闪,一千零八十颗盘古开天神雷连同八十一颗恒星的力量同时爆开。

控制剑阵的截教诸多弟子齐声惊呼,他们剑阵一旋,各色奇光流转,吴海丢进去的火球居然硬生生被剑阵挪走。横跨半个宇宙,在极遥远的一处星空中,这颗毁灭性的火球爆开,当即将一方星域摧毁。

绵延数十个恒星系在这一击中彻底归于混沌,一切都被化为乌有,除了最基本的混沌元气,那里再无其他存在。这恒星系被破灭,天塔上立刻有了反应,一小块大概芝麻粒大小的天塔结构轰然炸裂。

天塔内的所有元神、天塔外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除了正在疯狂扑杀鸿钧元神的原始天魔,其他元神纷纷怒啸呵斥:“吴海,你好大胆!”

天塔外的三清门人更是奋不顾身的操纵大阵朝吴海涌了过来,准备不惜代价的将吴海困在阵中。

可是吴海身有盘古真身,那里是这么容易被困的?

截教弟子卷起无量剑光朝吴海罩下,吴海只是双拳一振,无数剑光顿时粉碎。他大声笑着,身形犹如飞火流星急速窜走,眨眼间就拖着数千颗巨大的恒星返回了战场。

数千颗恒星被他一把揉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三千六百颗盘古开天神雷被他注入火球中。随后,他又将火球砸向了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弟子布下的太极阵。

列阵的双清弟子惊呼一声,他们出乎本能,将大阵一旋,一股太极气劲冲天而起,将这颗火球挪移了过去。只听得一声闷响,虚空一阵动荡,就在一线星渊不远处的虚空中,这颗火球突然冒出,灭绝一切的恐怖威能轰然爆发。

数百个恒星系当场粉碎,再次重归混沌,再演洪荒。

天踏上小指头大小的一块塔身碎裂,天塔内的所有元神都齐齐吐了一口本命精气。除了原始天魔,其他元神都受了不轻不重的创伤。

生杀梵怒啸一声,在接引、准提的命令下,生杀梵带着数千佛陀从天塔中射出,虚空凝形,再铸佛陀金身。生杀梵衍化金身,高有万里的佛陀金身举起双拳,狠狠的朝吴海当头砸下。

“是你啊!”

望着生杀梵,吴海长叹了一声,他同样是一拳迎了上去。

双拳对撞,盘古真身无铸巨力爆发,生杀梵惨嚎一声,金身再次碎裂。一颗舍利子飞起,生杀梵正待逃走,却被吴海一把捏在了手中。连同生杀梵舍利子中那一缕女子的幽影,吴海将他一并禁锢了,塞进了自己的识海空间。

数千佛陀怒啸,齐做雷霆之怒,奋起神力朝吴海杀来。

哪知道,数千佛陀还没出手,截教剑阵突然席卷而上,将这些佛陀都困进了剑阵中。

通天宗主的怒吼声从天塔中传来:“接引、准提,你们暗算阿弥陀佛,休怪贫道算计你们门人!截教弟子,杀!”

截教弟子声如雷鸣,齐齐喊了一声‘杀’,剑阵中剑光一阵奔涌,数千佛陀顿时被困如了无边的剑光流波中。任凭他们如何努力挣扎,依旧一个接一个在那绝杀剑阵中陨落。

原始天魔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快活的笑声,他浑身崩解,化为无数拇指头大小的太古魔神的身影,无数魔影快若闪电在天塔中到处乱窜。这些太古魔神疯狂的在组成天塔的一个个天道之轮中钻进钻出,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天道之轮变得光芒黯淡,好似被黑烟熏过的银器。

吴海仰天长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瞬息间就高有千里、万里,一刻钟后,他已经变得顶天立地,任凭众多大能神圣用尽全部神念,也看不透他到底有多么高大。

举起双手用力向虚空一插,虚空顿时破开了两个巨大的窟窿。

吴海随手向虚空的破洞内一抓,无量混沌之气冲出,在他手上化为一个巨大的凿子和一面大斧。挥起大斧向着四周胡乱挥动,抓起凿子向四周虚空乱扎乱捅,虚空一阵摇动,一个接一个的星系崩解,一块接一块的虚空被重演洪荒。

盘古开天辟地,是让混沌显化,开出一方新天地。

吴海的盘古真身,却是毁天灭地,让天地重归混沌。

随着吴海和原始天魔施为,天塔内天道之轮一个接一个的黯然熄灭,天塔的本体一块块的脱落崩解。

天塔内无数元神疯狂的抢夺对天塔内各处天道之轮的控制权,他们力图控制天塔,阻止原始天魔和吴海对这个宇宙的破坏。但是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千百倍,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始终无法阻止二人。

尤其这些元神还相互提防,相互戒备,哪里能协心同力的阻止原始天魔和吴海?

一个不小心,鸿钧的元神突然扑上,重创了三清,还将接引、准提的门人吞噬了数十个。

接引准提同时发动佛咒,对三清借机落井下石不提,同时还对鸿钧发动了佛门降魔咒。

三清更是不甘吃亏,他们再一次联手,三清归一,化为一个巨大的太极气旋,在天塔中绞杀了无数接引、准提的门人,更将鸿钧和接引、准提打得元神吐血。

原始天魔和吴海却是齐心协力,不断的破坏这个宇宙,不断的破坏这个天塔。

时间一天天过去,三清的门人和吴海的门人部属几乎全部陨落,眨眼间万年之后,吴海的盘古真身已经将这个宇宙摧毁了大半,天塔也已经崩解了大半。原本恢弘巨大的天塔,此时也已经变成了一口破烂的砖瓦窑。

天塔内的众多元神,经过漫长的吞噬和缠斗,此时也只剩下了鸿钧、三清和接引、准提。

接引准提带进天塔的众多门人,一小半被鸿钧吞噬,一小半被三清摧毁,剩下的一大半,则都被原始天魔不动声色的并入了自己。

此刻,众人正在天塔内天地之轴附近对峙。天塔大半崩解,只有天地之轴还维持了原样,依旧散发出淡淡的绿光,照亮了破破烂烂的天塔。

鸿钧望着众元神,声嘶力竭的怒吼道:“你们为何不能让我一步?我,曾经是你们的师尊!”

众人齐声大笑,此时此刻,还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处?

接引苦兮兮的喝道:“事已至此,若不分个胜负,尽快掌控天塔,则天地崩解,再回混沌。一招,定胜负吧……胜者得到这个天地,败者身归混沌。”

原始天魔兴高采烈的大叫起来:“好,好,这个法子好,快,快,我们倾力一搏!”

众人心念急转,几乎是同时出手。所有人苦修无数量劫积蓄的庞大力量同时释放出来,眨眼间就对撞在一起。但是让人诧异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有一半的力量轰向了原始天魔。

悬浮在混沌中,吴海感应着天塔中众人的一举一动,不由得嗤嗤冷笑。

这些圣人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果然一直在提防原始天魔啊。

可惜,如何提防都没用了。三亿六千万魔神无数年来积蓄的冲天怨气,原始天魔就是他们的克星啊。

原始天魔顺利的被众人联手诛杀,化为一团愁云惨雾的血腥之气弥漫整座天塔。随之血雾骤然一敛,迅速的附着在了鸿钧和其他圣人的元神上。无比怨毒的嚎叫声冲天而起,原始天魔在疯狂的咆哮着三亿六千万魔神对鸿钧一脉的仇恨,咆哮着他们这亿万年来的怨毒。

冲天的怨毒之气甚至刺得吴海的身体都隐隐生痛,他摇摇头,奋起盘古真身全部力量,将四周混沌虚空中的力量全部调集,凝聚在了他的大斧和凿子上,用尽全部的力气朝天塔狠狠一击。

鸿钧等圣人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尖嘶声,原始天魔所化的血雾一入体,他们就发现,这血雾是无法驱散无法分离的。这是和他们同源而生的三亿六千万太古魔神,在临死时发出的最恶毒的诅咒,是鸿钧一脉永世背负的无边恶业。

他们的元神迅速的燃烧起来,随后,所有圣人的元神同时爆发。

吴海的攻击适时落在了天塔上。

内外合力,天塔崩解,这个宇宙剩下的一小部分星空也随之化为乌有。

天塔一寸寸的碎裂开,所有天道之轮慢慢化为乌有。

禁锢住吴海,让他无法离开这个宇宙的约束之力当即瓦解。

只有天地之轴依旧闪亮,爆发出令人不能正视的强烈光芒。这个宇宙的根本,这个宇宙一切天道的核心,他依旧完好无损。只要给他足够的力量,足够的时间,他依旧能吸附混沌灵气,再铸一个崭新的宇宙。

吴海一把将天地之轴抓在手中,随后整个宇宙彻底崩裂造成的大毁灭爆炸产生了,饶是吴海是盘古真身,他同样被炸得昏天黑地,吐着血被炸飞了出去。

虚空中,一条长有万里的身影翻滚着飞近,吴海急忙将她一把抓在了手中,小心谨慎的将她送入了识海空间。这是一直没有参战的女娲圣人,宇宙崩解,她也无力反抗这毁天灭地的可怕威力,被大爆炸送入了混沌空间,并且身受重伤几乎陨落。

吴海吐着血,小心翼翼的将身体缩小回常人大小,拖着几乎被炸散架的身体,慢慢的消失在无边混沌中。

……

数年后,在吴海他们原本所属的宇宙中。

已经膨胀了百万倍的人源星亚特兰蒂斯某处大洋中,女娲盘绕在一座小岛上,欣然望着一群先天之人在海上驾船捕鱼,那些渔人欢喜的歌声直飘向了九天之外。

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一处僻静小山谷内,神通法力都被剥夺的生杀梵正端坐在一个精致整洁的石洞口。

身披烂羊皮,翻着白眼低声问候着某人的生杀梵一脸的不高兴,他时不时狠狠的对着地面挥动拳头,但是每次都是他的拳头皮开肉绽,地面却没有伤损丝毫。

他强夺的妻子,东方信和蓝暹的母亲,那个帝盟族的女子,正带着一群灵族的少女,在远处的山坡上采摘鲜果。她们欣喜的笑着,欢笑声犹如小鸟鸣叫,传遍了整个山谷。

在山谷的尽头,一块空地里,浑身肌肉虬结的东方信极乐斧头一斧头的劈砍着木材。他浑身上下也没有一丝法力的波动,他已经自愿放弃了所有的神通法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他劈砍木柴,将木柴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处山岩下,不时的,他会抬起头,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望着天空一群又一群驾云飘过的黄泉道弟子。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很爽朗,对那些腾云驾雾的黄泉道弟子,他没有丝毫的羡慕和嫉妒。

这是他选择的生活,他很满意他如今的生活。

就在这个山谷的出口处,一处山崖上,一座巨大的,宏伟的,金碧辉煌的寺庙紧贴着山崖而建。

到处都是巨大的投影,但是所有的投影都只有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蓝暹的面孔!

众多男女信徒从遥远的地方磕长头而来到这座寺庙,他们举起信香,虔诚的进入寺庙膜拜真佛。

身穿大红袈裟的蓝暹在信徒之中招摇过市,时不时的,他会走到某个女信徒面前,为这个信徒摸顶祈福,然后很阳光的笑道:“女施主,你和我佛有缘,来,去后院接纳佛恩吧!”

但是当一个身穿袈裟的清丽少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蓝暹身边后,蓝暹那张笑脸立刻一变,他一把推开了那满脸虔诚的女信徒,嘀嘀咕咕的转身就走:“无缘,无缘,你我无缘……哦,不,你和佛祖无缘哪!”

离开亚特兰蒂斯,无尽的虚空中,某个高度发达的高科技文明星球上,一群飞车党正呼啸着驾驶悬浮车辆从空中掠过,一群穿戴整齐的交通警的车辆紧随其后,愤怒的呼喝着要这群胆大妄为者停下车辆。

前方的飞车内,卡塞尔、旱小魃以及一众黄泉道的核心弟子,正嘻嘻哈哈的笑着。他们灌着酒,大声笑骂着从高空中冲过。

但是猛不丁的,卡塞尔和旱小魃面前闪出了几道光屏,几个女子的声音猛的传了出来。

“孩子哭了,你们还不快点回来哄孩子,这日子没办法过了!”

两架悬浮车轰然爆炸,两条人影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虚空中,就留下了那群黄泉道核心弟子的疯狂嘲笑声。

亚特兰蒂斯联邦总部内,将臣和山姆一人抱着一个婴孩,正手忙脚乱的给孩子喂着奶水。一头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天龙气喘吁吁的躺在总部大楼的旁边,赢小勾带着几个黄泉道弟子,正粗暴的从这头母龙的身上采集奶水。一旦这条母龙有丝毫的抱怨,立刻就是一拳打了下去。

已经长成了少年人的吴道源带着姬七等一众古家嫡系大步走进了联邦总部大楼,笑嘻嘻的抱过了两个孩子,开心的逗弄起他们。

两个孩子手舞足蹈的抚摸着吴道源的脸蛋,嘴里含糊的喊着‘哥哥’。

吴道源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你们说,我那两个不负责的老爸老妈跑去哪里过二人世界去了?连我这两个弟弟都不管了?唔,玉如啊,明天要加紧出货,给那两个交战的国家再分别卖一批主力战舰过去。老爸说了,有竞争才有活力,才能刺激这些人的发展和进化哪!”

此时的这个宇宙,比起当年吴海他们所在时,已经扩张了十倍以上。

除开亚特兰蒂斯联邦和第五帝国,在新开辟的宇宙星空中,无数大大小小的文明又建立了起来。其中就包括了帝盟人和修罗族、阿修罗族、乾达婆、迦楼罗等种族分别建立的国家。

这些国家时而结盟,时而交战,闹得整个宇宙乱成了一锅粥。

虽然乱,乱的当中却有无穷的生气。吴道源继承了吴海的伟大理想,乐滋滋的做起了这个宇宙最大的军火商,无休止的向这些乱七八糟的国家倾销各种军火。

而排名紧随其后的军火商,就是慕容星和小星建立的机械帝国。机械帝国完全由高智商的,拥有自我意识的机械生命体组成。他们偏处宇宙的尽头,一心一意的自我发展,除了贩卖军火,再也不和外界联系。

除开这些人和事,在宇宙的尽头,化身盘古真身的吴海,正努力的开凿着混沌空间。

一斧头砍下去,一方星空就轰然出现。一凿子挥下去,新出现的宇宙星空就彻底的稳固。

一条闪亮的天地之轴紧随在吴海身后,它已经渐渐的融入了这个宇宙。

有了它,这个宇宙就有了无限的发展潜力。但是这发展潜力,需要吴海一斧头一斧头的开凿出来。

吴海一斧又一斧的开辟着虚空。

在他身后,第五泓肜驾驶着一条小小的战舰紧随其后。

时不时的,第五泓肜从战舰的驾驶舱内飞身而出,为吴海递过去一杯美酒,一杯果汁……

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心中。

喜欢超能进化请大家收藏:()超能进化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