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众圣归位,鸿蒙乱战

吴海急忙缩手,刀芒紧贴着他的指尖掠过,刀意凌厉,在吴海的指头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痕迹。吴海大骇,急忙向后退了两步,怔怔的望向了鸿钧。

容貌和以前一样,但是瘦得让人无法接受的鸿钧向吴海龇牙咧嘴的点了点头。

就他一人,再无别人。

吴海皱眉喝道:“昊天、王母呢?”

鸿钧望着吴海,冷然的笑了起来:“他们?吃了!全部的精血元神,都成了吾的一部分。”

手指轻抚凶刀,鸿钧怪笑道:“天府所有的大能,在这一千年内,都融入了这刀。他们的精血和元神,将吾的宝贝滋养得比原来更加强大。今天,你们有幸成为它的养料。”

低头望了一眼天塔上的紫色云团,鸿钧自言自语到:“以这天塔内天道规则的复杂程度,就算是我想要彻底掌握它,起码也要万年以上。唔,就算只是初步炼化,也要耗费三年苦功。来不及了!”

摇摇头,鸿钧嘴里喷出一道精血泼在天塔上,将一缕元神融入了天塔。

怪笑几声,鸿钧丢下正在逐渐虚化的天塔,纵身朝那六个土生土长的圣人飞去。

望着那几个圣人,鸿钧突然拱手道:“喂,几位,好久不见哪?”

那六个圣人呆了呆,急忙还礼道:“是很久不见了!”

身形如虎的那圣人冷笑道:“你是鸿钧,我们这次,是要来杀你的!”

就在鸿钧和这几个圣人一问一答的功夫,六个圣人身后突然冲出了六条黑影,六个和鸿钧生得一般无二的黑影。他们手持凶刀,干净利落的斩下了六个圣人的头颅。

鲜血喷出,圣人之血内蕴无穷能量,一滴鲜血就能化万里血海。六个圣人陨落,顿时漫天都是血水奔腾。可是血海刚刚翻滚了不到一弹指的功夫,鸿钧手上凶刀喷出大片血光,将所有血水吸得干干净净。那些圣人的尸体和元神也被凶刀彻底吸收,眨眼间就消失无踪。

吴海心头一抽,他突然发现,在这天塔方圆十万里之内,那无形的奇异禁制不仅让圣人的速度变得极慢,而且极大的压缩了他们的神念感应能力。在这天塔附近,众圣人的实力也和普通大能差不多,面对手持凶刀的鸿钧,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鸿钧的那凶刀散发出无边煞气,四周的无形禁制被煞气冲散,故而鸿钧反而不受什么影响。

冷哼一声,吴海吐出一道精血,将自己和第五泓肜等人的一缕元神一起融入了天塔,随后迅速向后退却。一旁已经赶到近处的三清等人也发现了事情不对,他们急匆匆的也喷出一道元神和天塔融合,随后迅速向后飞逃。

看到吴海等人逃窜,鸿钧冷哼一声,举起长刀就追杀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给鸿钧最大威胁感的吴海。

黑色刀芒一闪,鸿钧身后冲出了九条和他生得一般无二的黑影,一共是十个鸿钧十条刀光向吴海劈下。

老子一气化三清,鸿钧吞噬了昊天、王母,居然分化出了九道元神分身。

每一尊元神分身,都有鸿钧如今的三成力量,几乎就相当于三清等人的全部实力。

急速后退的吴海突然稳住身形,他双手之间凝结了一个巨大的盘古开天神雷,当面砸向了鸿钧。

随后三连城内无数大能齐声呐喊,一座巨大的阵图凭空涌出。

无边无际的天地之力被三连城内的大能们做法牵引而来,遥空注入了吴海身体。

一雷击出,吴海的身体骤然膨胀到十丈高下,他浑身青筋暴突,一拳拍向了鸿钧。

开天神雷首当其冲撞在了鸿钧身上,当即将他炸得倒飞万里。

吴海的一拳,正好拍向了鸿钧的一具元神分身。

九道寒光闪过,九柄凶刀朝吴海拳头急速剁下。

“盘古真身,开天辟地;混沌借力,无坚不摧!”

吴海默念口诀,身后数百座三连城内无数门人部属运转阵法,从混沌空间内抽取无穷的力量注入吴海身体。他不需自己借力,不需分神思考力量是否足够的问题,只要倾力出拳就可以。

盘古真身,开天辟地。哪怕凶刀在前,也是一拳迎上。

拳刀相击,火光四溅。无形的震波向四周横扫过去,吴海身上被劈开了数十条深可见骨的刀痕,鸿钧则是闷哼一声,本体和九个元神分身同时撒开手,向后跃出了数万里远。

震波扫过之处,无数的先天生灵纷纷惨嚎着被碎尸万段。凶刀和吴海的拳头相碰,毁灭刀意外泄了三成左右,就是这外泄的三成刀劲,就横扫而出数百万里,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无数土著生灵和大能被绞成粉碎。漫天都是血肉横飞,无数元神急匆匆的飞起遁逃。

鸿钧‘桀桀’怪笑,化身一道黑电冲入那无边无际的血肉中。庞大的吸力从他体内传出,他身体四周的无数血肉和元神纷纷涌入他体内。一股野蛮、凶残、混乱不堪、充满屠戮破坏欲望的气息冲天而起。随着吞噬的血肉越来越多,这股气息越来越强。

十柄凶刀在虚空中左右横掠,刀光过处,一排排肉身尽成粉碎;寒芒扫过,无数人头冲天飞起。鸿钧本体和九个元神化身就在漫天血雨腥风中往来穿梭,他们吞噬的血肉元神越多,他们的气息就变得越发的庞大。渐渐地,鸿钧的九个元神分身的气息,都隐隐盖过了三清等人一头。

无铸的混沌力量遥空注入体内,吴海身上肌肉一阵蠕动,体内刀芒被混沌圣力吞噬消融,眨眼间就恢复如初。他仰天怒啸道:“你们还不出手,等着一起死不成?”

猛不丁的,吴海七窍中同时喷出一道血箭,他怒视了三清等人一眼。

天塔之中,吴海注入的一道元神正在被鸿钧的分身攻击,两条元神翻滚着纠缠在一起,相互搏杀撕咬,宛如两头野兽一样纠缠在一起。三清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将自己的一缕分神注入,如今也正联手,向吴海和鸿钧的分身一起冲杀了上去。

刚才吐血,就是吴海分神被不知道是准提还是接引或者是阿弥陀佛,总之是一条带着浓烈佛光的元神狠狠的撕扯了一块下来,让吴海本体也受到了牵连,吐了老大一口血。

气急败坏的望了三清等人一眼,吴海手一招,将天塔内的分神招了出来。他冷笑道:“这种东西,我不稀罕,你们要争,就去拼命吧!”

双手一抱,体内混沌圣力如潮水一样涌动,一颗直径千里的盘古开天神雷豁然凝聚。吴海大笑三声,抖手将神雷朝鸿钧漫天飞舞的身形洒了过去。

直径千里的神雷距离鸿钧还有万里之遥就突然散开,化为无数水缸大小的混沌雷光呼啸着落下。顿时漫天都是混沌神雷爆炸开时的火光,无数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被炸得粉身碎骨,混沌元气分解吞噬了他们的血肉元神,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一缕青烟。

眨眼的功夫,鸿钧身边百万里内就连一条人毛都没留下,任他神通无边,却也杀不了一个人,吸食不了一个人的精血元神。雷光轰击的重点就是鸿钧,那颗开天神雷起码五成的力量直接命中了鸿钧的身体,将他炸得浑身黑烟直喷,滔天凶焰顿时一滞。

这是盘古用来开天辟地的神雷,就算鸿钧已经全盘转化为那个域外盘古,正面吃了这一雷,也炸得他五脏六腑乱颤,本体血气一阵翻滚,差点没被炸碎了形体。如今的鸿钧,距离当年那个域外盘古,还是有着一段距离的。

吐了一口血,鸿钧愤怒的望了吴海一眼,举起凶刀就朝后方无边无际的先天生灵冲杀而去。

杀死这些先天生灵,吞噬他们的血肉和元神,鸿钧就能借助庞大的血肉精气重铸法体,真正达到那个域外盘古当年的巅峰力量。这和吴海重铸盘古真身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吴海有身边的亲人朋友自愿的奉献,而鸿钧却只会粗暴的掠夺。

空间和时间在鸿钧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他只是身形一闪,就横跨数百万里,冲到了那些目瞪口呆的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的身边。凶刀闪过一抹强光,鸿钧再次大肆屠戮。

那些可怜的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啊,他们相应这个世界最后六个土著圣人的召唤,又感知到了天地之轴散发出的强大诱惑力,这才眼巴巴的赶到这里,妄图得到一缕机缘。

可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强大无比的六个圣人啊,居然被鸿钧一刀斩杀。

直到现在,这些倒霉蛋都还没清醒过来,不知道自己刚才看到的是否是幻觉。

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鸿钧已经屠戮了他们数以万亿记的同伴,更有无数同伴被吴海覆盖了方圆百万里的开天神雷炸成粉碎。如今鸿钧已经冲到了他们身前,正在用更疯狂的招数屠杀他们。

吴海大笑数声,一颗直径三千里的盘古开天神雷再次凝聚。

有身后大阵无休止的抽取混沌空间的力量,将这股巨大的力量传给自己肆意的使用,吴海只觉浑身上下无比敞亮,真是说不清的痛快,说不出的得心应手。盘古真身本来就力大无比,如今得了大阵的支持,更是神力无边,根本不需要担心力竭的那一刻。

开天神雷呼啸着轰向鸿钧,在半途中就散开成无数水缸大小的雷光。

鸿钧的本体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吴海!你这个混账东西啊!你多浪费啊!”

雷光爆炸,绵绵密密方圆千万里的虚空被开天神雷一举荡平。空间鼓荡犹如稀粥,无数空间沸泡凭空鼓了出来。这些宛如大瘤子的空间沸泡在虚空中急速收缩鼓荡,突然化为无数道灰蒙蒙的光芒爆炸开来,每一个空间沸泡爆炸的威力,都和一颗开天神雷的威力相当。

无数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在大爆炸中灰飞烟灭,一切都被混沌元气回归了本源。浑身焦糊被炸得焦头烂额的鸿钧呆呆的悬浮在近乎崩解的虚空中,四周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一个人?

无数可以被吞噬的生灵被毁灭了,就在鸿钧的嘴边被毁灭了。

怒嘶一声,连续被两颗开天神雷命中,已经损伤了不小元气的鸿钧吐了一口血,气急败坏的朝后面大片的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冲杀了过去。这一次,鸿钧用尽了全力,隔开老远距离,他就催动凶刀,发出了数以万计的黑色刀芒漫天挥洒。

一声惊呼传来,不知道是那个先天生灵带头,这个宇宙无数的先天生灵和土著大能‘呼啦啦’卷堂大散,犹如狂风扫落叶一样,稀里哗啦的朝四面八方狼狈逃窜。

吴海身形一动到了鸿钧面前,他双手带着混沌雷光,瞬间劈碎了虚空,朝鸿钧当面砸下了数百拳。一道道混沌雷光宛如流星飞掠虚空,和鸿钧手上凶刀不断对撞,打得鸿钧身形乱颤不断后退,凶刀爆发出道道黑色刀芒,却被爆裂的雷火对耗损失殆尽。

有意无意的,吴海将鸿钧逼向了三清和接引准提他们那边。

最后一记混沌雷光轰出,吴海转身就走。凶刀斜斜的拖过了吴海的后背,在他身上带起了一条血浪,差点没将他的脊椎一刀斩断。吴海的身体前方密密麻麻尽是刀伤,好几处刀伤已经劈入了他的内脏。若非混沌圣力强行将他的身体束缚在一起,他的前半身早就被劈碎了。

鸿钧也是双手发麻,掌心被雷光震破,两条手臂更是被烧得焦糊直透骨头。他哆哆嗦嗦的紧握凶刀,望着吴海近乎疯狂的咆哮起来:“盘古,你是那个被我杀死的盘古!我记得你的气息!”

吴海一声不吭的朝三连城方向急速窜去,他身上血肉一块块的重新拼凑在一起,受损的身体正在急速愈合。他看都不看鸿钧一眼,一头扎进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座三连城内的莲花池中。

这些莲花池是按照护法诸天阿修罗一部的秘法铸成,莲花池中的清水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力量。哪怕是对吴海,这种力量依旧有着不容忽视的神效。泉水浸泡住了吴海的身体,他身上的伤口一一愈合,清凉的气息在他体内流转,就连他刚刚被损伤的元神也全部恢复。

站起身来,吴海满意的看了一眼莲花池中的净水。

浩浩渺渺方圆数万里的莲花池内,原本深有三尺的净水如今还有一尺八寸。这里数百座三连城,足够让吴海的伤势恢复近千次。三连城不毁,吴海就没有陨落的危险。

双拳用力对碰,吴海,大喝道:“孩儿们,努力运转大阵,来,万象归一,混沌化太极,一元分两相,水火不容情!”

随着吴海的大喝声,三连城上下无数的大能齐齐运转阵势,将无量数混沌元气从虚空中抽取出来,循着太极两仪的变化,将其转化为最纯粹的水火元力。

吴海随手一抓,远处虚空中两个直径过百万里的星球就无声无息的到了面前。他双手一抓,两颗星球急速缩小,迅速被他无边神力炼化为两颗人头大小晶莹剔透的宝珠。他导引大阵转化的水火元力,将其分别注入了两颗宝珠中。

庞大的力量急速涌入两颗宝珠,眨眼的功夫,宝珠中的水火元力已经充盈到了极点,火焰凝缩宛如实质,水波更是被压缩得比钢铁的密度还要大了千百倍。

狂笑声中,吴海将两颗宝珠一合,强行两水火不容的两颗宝珠压缩成了一颗。

宝珠内狂暴的、已经压缩到极限的水火力量疯狂的相互冲撞,一丝丝刺目的电光从宝珠中不断射出。但是就是这细细的电光,也被吴海以大法力强行压制在了宝珠中,不让有丝毫外泄。

鸿钧正要追杀逃跑的吴海,身后突然一阵冷风扑了过来,那冷风中杀意无限,锋利的剑气透骨而入,刺得鸿钧身体元神剧痛,似乎身体和元神都要被那剑气切成了碎片。

急忙回头,就看到通天宗主已经展开剑阵,将鸿钧困在了剑阵中。

面无表情的通天宗主望着鸿钧,淡然说道:“你不是我老师。你是杀了我老师的仇人!”

长叹一声,通天宗主头顶三道剑气冲出,无数红莲围绕着三道剑气急速盘旋,每一团红莲都闪烁出刺目雷光,随着通天宗主的心意纷纷扬扬的洒向了四面八方。

虚空中,列阵的先天剑器凭空悬浮,红莲所化雷光一碰到宝剑,就有一道惊天剑气喷薄而出。长有数万里一道的剑气无声无息的凌空飞射,所过之处一切尽成齑粉。

鸿钧脸色一变,他怒道:“贫道差点忘了,这个宇宙的本源实在是非同小可。这里孕育的先天至宝,哼哼,品级几乎赶得上贫道这件本命宝贝了!”

怪笑数声,鸿钧狞声道:“可惜,可惜,这个宇宙毕竟没有发育完全啊!”

凶刀一抖,一道寒芒破空飞出,通天宗主剑阵发出的剑气当场粉碎。寒芒凌空飞射,堪堪射到了通天宗主面前,却被通天宗主胸口悬挂的一块龟甲形玉板喷出的三色毫光吞没。

通天宗主举起手上青蒙蒙一色的长剑厉声喝道:“截教弟子何在?为何还不死战?一战而定乾坤,奠定我截教千秋万代万劫不移的基业!除此魔头,夺尽这宇宙的气运!”

无数截教妖仙纷纷显化真身,腾身进了剑阵之中,分别驻扎在剑阵各方,配合通天宗主操纵剑阵,发出无铸剑气攻击鸿钧。在这些截教妖仙中,有一大批都是这个宇宙土生土长的先天生灵,他们纷纷祭起伴生的本命圣器,密密麻麻的数十万件先天宝物雨点一样向鸿钧砸下。

其中更有通天宗主的几位得意大弟子,他们分别手持威力惊人的先天至宝护卫着通天,手上先天至宝各显神通,搅得四周虚空天翻地覆,给鸿钧施加了无穷的压力。

太上老君轻咳了一声,他轻声哼道:“师弟,夺尽这个宇宙的气运?那师兄吾等的门人怎么办?”

元始天尊不快的冷哼了一声,他和太上老君身后的无数大能纷纷动手,在截教剑阵外面布下了一个太极图形的大阵,也是缓缓的抽取虚空中的混沌力量,化为黑白二色太极双鱼于虚空急旋。

接引准提相互一看,他们干脆就显露了自己的原始法体。

一颗高有数万里的菩提树和一座直径数万里的九品金莲花,两样先天灵物凌空闪耀,放出无量佛光。无数佛陀、菩萨口诵梵宣纷纷飞身而上,盘坐在菩提树和金莲花上,以接引、准提为核心,将所有人的力量会聚在了一起。

巨大的菩提树和金莲花边无数异象涌向,无数朵莲花纷纷绽放,一朵莲花内就是一座佛国,内有三千佛陀,无数佛修。这里怒放的莲花何止万亿朵,在莲花的旁边还有无数的金色沙尘悬浮,每一颗沙尘也是一小千世界,内有八百佛陀和无数佛修坐镇。

这么多的佛陀、佛修的念力汇聚在一起,全部注入了接引、准提的体内。

菩提树和金莲花迅速的生长膨胀,眨眼间就覆盖了整个战场。

菩提树上一支树条轻描淡写的向下一挥,一道五彩霞光当头朝鸿钧打去。金莲花轻柔的旋转着,洒下无量明光照耀在剑阵中的截教弟子身上,为他们加持了各种极其强大的佛门秘法,一时间让这些弟子的法力、神通暴涨了三倍有余。

偷偷摸摸的,在寻常人不知不觉中,菩提树的一条树根和金莲花的一条花茎悄无声息的伸向了正在逐渐虚化的天塔,轻轻的缠绕在了天塔上面。天塔一震,虚化的进程顿时被中止了。

阿弥陀佛冷眼看了一眼在战争中和无数道剑气缠斗的鸿钧,突然冷笑道:“都在演戏不成?到了这种关头,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吾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一声长叹,阿弥陀佛闪身进了剑阵,恰恰出现在鸿钧面前。

他右掌放出十八色明光,狠狠一掌朝鸿钧当面拍下。阿弥陀佛厉声喝道:“魔头,今日是你轮回之时!”

这十八色明光,就是阿弥陀佛得到的这个宇宙轮回之道的显化物轮回盘。一掌击下,就代表着这个宇宙的轮回法则的全部力量,这一掌足以让和阿弥陀佛相当的圣人也受重伤。

可是面对此时的鸿钧,却还略微欠了点火候。

鸿钧龇牙咧嘴的朝阿弥陀佛一笑,他身形突然雾化,化为一团黑色浓雾缠绕住了阿弥陀佛。雾气中十条黑影一闪而过,凶刀重重的拖过了阿弥陀佛的身体,顺势将他刚刚击出的右掌也剁了下来。

十几道剑气呼啸而过,有意无意的斩过了阿弥陀佛的金身。几乎是在鸿钧和通天宗主的剑阵联手之下,阿弥陀佛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就被斩杀。六丈金身崩解,金身中四十二颗舍利粉碎,阿弥陀佛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消失在剑阵之中。

鸿钧张了张嘴,突然大笑起来:“通天,你自己斩杀了你的门人?”

那十几道剑气掠过了阿弥陀佛的身体,径直射在了鸿钧身上。鸿钧做梦也没想到剑气会从这个角度射来,几乎是直透了阿弥陀佛的金身这才射到了他的胸口。故而鸿钧的一个本体和三条元神分身甚至来不及防御,就被剑气命中。

除了一柄凶刀,鸿钧身上并无其他护身的宝物。剑气命中鸿钧,他的本体被打飞了万里之遥,他的三具元神分身则是胸口被打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透明窟窿,修为骤然被削弱了三成以上。

鸿钧不解,这才大叫了起来。

通天宗主冷漠的望着崩解的阿弥陀佛金身,冷酷无情的喝道:“降妖除魔,哪里管得这么多?”

手一挥,通天宗主双手上无数道剑气闪亮,他融合了上清玉清神雷和这座剑阵的全部精义才祭炼成功上清戮神丙庚仙雷,如今正全力在他掌心酝酿。

鸿钧的本体刚刚站起身来,通天宗主掌心雷光已经化为一柄刺目的长剑呼啸射出,恰恰命中了他的身体。鸿钧吐出一口血,本体被直接打飞出了剑阵,他的九条元神分身怒啸一声,骤然间同时向四面八方乱砸砸的打出了无数的混沌雷光,劈出了无数的刀芒。

剑阵顿时大乱,雷光所过之处,一团混沌雷光就让数千截教弟子陨落;刀芒更是凶残狠戾,刀光过处,几乎一切都被劈成粉碎,再无一物能够幸存。

九大元神分身疯狂一样的攻击,当即让剑阵内的截教弟子损失惨重。

通天宗主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干脆放开了剑阵,让九大元神分身也冲出了剑阵。

几乎和这些同时发生,阿弥陀佛金身一陨落,一直站在阿弥陀佛身后的观世音就悄然进了剑阵,站在了阿弥陀佛崩溃的金身残留下来的血肉边。她轻声念诵着咒语,掌心洒下道道白光照在了陨落的阿弥陀佛身上。阿弥陀佛所有的门人都齐声口诵佛经,那不是超度经文,而是起死回生逆转时间的佛门密咒。

接引、准提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偷偷摸摸缠绕在天踏上的两条枝蔓骤然变粗变长了数倍,庞大的神念一波波的注入了天塔,力求尽快的控制天塔,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力量也行。

被上清戮神丙庚仙雷轰出剑阵的鸿钧尖叫了一声,九大元神分身又飞速的冲了回去,九柄凶刀对着观世音就是一通乱砍乱劈。九个相当于三清这种量级的元神分身齐齐下手,观世音虽然也是圣人之尊,却也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勉强依托净瓶内喷出的水波抵挡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被凶刀破坏了金身。

观世音金身崩解,舍利粉碎,她一缕真灵飞出,突兀的飞入了阿弥陀佛陨落的金身上一缕十八色的明光中。阿弥陀佛的所有门人弟子齐齐口诵梵宣,一个接一个的自碎了金身法体,化去了自身的全部神通。

无数的佛陀、菩萨、罗汉、金刚齐齐自碎金身,他们施展密咒将全部的金身、神通化为一股无铸的念力,化为一道足以毁灭天地的精神冲击,遥遥的轰向了鸿钧。

鸿钧的本体骇然,他也不敢承受如此可怕的攻击。他怒斥道:“你们这群小秃驴,你们疯了么?自碎金身,自破神通,这天道反噬的力量,想要让贫道一人承受?休想,休想!”

鸿钧本体一个挪移,正想要冲出战场,但是虚空中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的门人准备良久的太极大阵已经发动。阴阳双鱼骤然一凝,四周虚空被混沌力量锁死,虚空再也无法动弹丝毫。空间和时间都已经被冻结,以鸿钧如此力量,也被束缚了万分之一个刹那的瞬间。

鸿钧怒啸,他的九大元神分身骤然消失返回了他体内,他举起凶刀朝虚空狠狠一劈,当即虚空中黑白二色强光闪起。太极大阵中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的无数门人一起吐血,更有数以十万计的大能法体崩解。

可是这万分之一个刹那的延迟,鸿钧被阿弥陀佛这么多门人弟子自碎金身法体引发的天道反噬之力命中,那道足以毁天灭地的精神冲击呼啸而来,宛如一柄水晶铸成的利剑,深深的没入了鸿钧的眉心。

一声惨嚎,鸿钧头颅炸开,他的身体骤然炸成了一团黑色雾气。

三清、接引、准提齐声欢笑,他们拊掌笑道:“事成矣!”

话音刚落,黑雾中一柄凶刀冲天飞起,无数黑雾都被吸入凶刀,连同那些自碎金身的佛陀、菩萨的金身血肉,一起被凶刀吸了进去。无量煞气从黑雾中冲出,眨眼的功夫,鸿钧的本体再次凝聚。

手持凶刀,鸿钧望着三清、接引、准提等人冷笑道:“为了杀贫道,你们真的不惜一切了么?嘿,通天,是你的主意,让阿弥陀佛他们舍身吧?”

通天宗主稽首行礼,随后又凝聚了一颗上清戮神丙庚仙雷。

鸿钧摇摇头,他冷笑道:“此刀不灭,贫道不灭。你们,拿贫道没奈何的。”

狞笑数声,鸿钧眯起了眼睛,他举起凶刀淡淡的说道:“我突然领悟到了我应该追寻的道。我应该追寻至高的鸿蒙大道,摧毁一切,毁灭一切,吸收一切,将整个混沌都纳入体内,然后,我就能超越这个混沌空间,成为混沌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冷漠的望着三清等人,鸿钧低声咕哝道:“从这刀的身上,我依稀记得,这是无数年来,这个混沌空间中,残留的最后两个宇宙了。那一个,我没有成功!”

指了指手握一颗宝珠,正汗流浃背的往里面灌注水火元力的吴海,鸿钧冷声道:“这个吴海他凝聚了盘古真身,已经是盘古级别的存在。他所属的那个宇宙,我没能摧毁。”

凶刀指了指四周虚空,鸿钧淡然道:“剩下的,就是这一个了!”

双手持刀,鸿钧体内发出了九声尖锐的惨嚎。他的九个元神分身被他本体吞噬,他从吴海的盘古真身上参悟到了一些奇妙的道理,他放弃了一气化三清秘法带来的好处,正在形神合一,准备学吴海那样,重铸盘古之身。

三清、接引、准提脸色惨变,他们厉声喝道:“杀!”

五大圣人,同时出手,三座大阵的威力纠缠在一起,尽全力落向了鸿钧。

手持宝珠的吴海也应声而出,他抖手将那颗已经快要爆炸,就连他都无法再控制的宝珠打了出去。

面对众人联手的攻击,鸿钧怪啸一声,他身上突然长出了十七八条手臂,每一条手臂都紧握着一柄凶刀,刀光如雨,无数道刀光疯狂的朝四面八方洒了出去。

不仅仅是三清、接引、准提三座大阵,鸿钧的刀光还瞄准了四面八方的一切存在。他在用尽全部的力量,攻击他的视线所及、他的神念所能覆盖的范围内一切。

刀光亮起,四周无数星辰被粉碎。鸿钧张开大嘴一吸,数以万计的星辰粉碎时喷出的星辰元力纷纷化为一道道光流涌向鸿钧。无人能阻止鸿钧破坏吞噬这些星辰,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高大,散发出的法力波动更是令人窒息。

三清、接引、准提三座大阵的攻击被无数刀光粉碎,根本近不了鸿钧的身前。

吴海打出的宝珠则是破开了数万记刀光的阻拦,准确的打在了鸿钧的后背。

无量的水火元力爆发,立刻兴生了无数的雷霆力量呼啸而出。四方虚空一暗,直径亿里的虚空骤然坍塌,鸿钧的本体就被卷了进去,无数混沌雷火雨点一样落下,纷纷打在了鸿钧的身上。

喜欢超能进化请大家收藏:()超能进化新更新速度最快。